Adrianne

头像是我兔爹画的!!!贼好看!!!
我爱锦鲤,我要吹爆他

希望成为一个温柔又强大的人

【瓶邪】恋爱游戏番外《关于幸福》

这是第二个世界番外!
第二个世界正文:

  下午两点,天很暗,灰色的天空堆积着大片大片的的乌云,闷热的空气中带着一股潮湿的味道,可能是要下雨了。路上的行人很少,寥寥几个也裹紧了衣服快步走着。小男孩背着书包正在回家,今天下午老师有教研课所以提早放学,他脚下的步子很快,因为他没带雨伞,他怕下雨了浇湿衣服,除了这一件他已经没有能换的衣服了。

  他走到路口向右转,再走十几米又进了巷子,巷子里面是一个城中村,破破烂烂得筒子楼扎堆在这里,但是都不算太高,被包围在高楼中,让人倍觉压抑,也因为这个原因这里的空气不怎么通畅,常年有一点怪味,而现在和潮湿的气味混在一起,味道更大了。男孩的...

诈尸放一下817打算带去杭州的明信片,无料是以前的小短篇!
然后周末恢复更新!
大家注意健康啊!

#瓶邪突发性段子##同款刀口#

吴邪刚把张起灵接回来那时候千方百计试图掩盖伤疤,而他俩彻底好上之后,也不知道钢铁直男吴邪抽了哪门子疯,非要把身上的疤都露出来给张起灵看看

显而易见的委屈巴巴和求安慰

并且满脸都是“张起灵你看看老子为了你都干了些什么,你要是还敢跑你还要不要脸”

于是为了安抚吴邪,张起灵在晚上摸遍并吻遍了吴邪身上每一条在这十年里新增的疤痕。

然而就在这种甜情蜜意的时候,张起灵的吻忽然停在吴邪的右下腹

吴邪还在么么哒啪啪啪嗯嗯啊啊嘿嘿嘿中没反应过来,就迷离的看着张起灵:“你看什么呢你,这都他妈为了你。”

张起灵眉头一皱,摸了摸吴邪右下腹的,然后给吴邪看了看自己的右下腹,...

蛤蛤蛤蛤看到沙海的那张报告上,老张三十五岁,肯定是老吴和胖子瞎瘠薄填的蛤蛤蛤蛤蛤蛤蛤

老吴和胖子站在护士站门口填表,胖子看着愁的抓耳挠腮,“你说咱俩除了知道他叫张起灵之外还知道啥。”

老吴心虚的一抖:“先填着,以后再说。”

胖子把表给吴邪:“你填你填,你文化人,字好看。”

老吴翻了个白眼接过表格,然后写了几笔就停下来了,问道:“他年龄咋填,我觉得他和我三叔差不多,起码五十岁啊”

胖子:“拉倒吧,我赌七十多岁,咱小哥多牛逼啊,哪儿能才活了半个世纪。”

老吴:“那你填 填上看看护士能不能直接把你打包送到安定去?”

胖子:“那咱们七十岁折个中,就填三十五,行吧?”

“行行行,三十五就...

【瓶邪】【楚路】记一次毁三观的倒斗 03

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这一章楚路终于上线了!


#下一棒是 @Adrianne 


#我们的信息素都是泥土的味道呢



不知道有没有人体会过尾椎开花的感觉,尾巴骨本来就是骨骼中较为脆弱敏感的一部分,砸到地上的那一刻几乎脑子都是空白的。吴邪呲牙咧嘴的揉着屁股站起来,右手举着手电筒冲着声源照过去。眼见的余光正巧看到胖子正端着枪对着前方,脸上一副忍痛到崩溃的样子,估计也是摔的不轻。站在最前面的闷油瓶背依旧挺的笔直,活像棵松树,紧绷的肌肉的宛如豹子一般有力,估计还搞了一出“超级英雄落地”的姿势。


毕竟在雨村的这些日子,吃瓜吹空...

【瓶邪】【楚路】记一次毁三观的盗墓行动(02)

-瓶邪/楚路(这章楚路依旧没上线)
-和  @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A酱的联文
-A气冲天的我们连信息素也是鸽子的味道
-前文:(1)

  经过胖子从古今中外各种举例瞎掰,阿甲总算接受了他们城里人可不都这样,只是吴邪和张起灵感情深到不分你我,所以同床共枕盖一床被子的设定。

  胖子说完话口干舌,转身跟吴邪对了个眼神,这时候吴邪总算不纠结各种为什么,立刻领会了胖子眼神中的精髓,问道:“您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吗?”

  “他们进山了,就我们村后面的那座山,说起来也奇了怪了,他们说是来做考察的,但是啊我偷偷看过他们的东西没想到他们还带着刀啊枪啊,我猜他们大概是来倒斗...

【瓶邪】纸短情长(下)

指路:(上)

-校园架空
-双向暗恋

  电影是在周日上午十点二十上映,张起灵和吴邪约的10点钟见面,但是平常他们学校放学晚很少能有充足的睡眠,所以吴邪好不例外的睡过了头,他迷迷糊糊的从被子里钻出来看了眼手机,上面赫然是十点的时候,他整个都清醒了,以一种从未有过的速度穿衣洗漱冲出家门。

  不知道为什么在吴邪的潜意识中他对张起灵有一种谜之印象,就是那种黑道大佬,冷着脸身手好,惹了他,他会把你踢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或者直接弄去灌水泥。吴邪想着想着冒了一身冷汗,掏出手机赶紧给张起灵打了个电话,他努力平稳住气息编出一个蹩足的谎言“小哥我马上就到啊,我家楼下堵车了”

 ...

端午节快乐!
做了个图图
晚上更纸短情长

【瓶邪】纸短情长(上)

-双向暗恋
-校园架空

  “其实我很早就知道我是个弯的”吴邪说。

  深夜十二点的大排档依旧喧闹得像是白天,今天是高考的最后一天,下午结束考试的考生回家换了衣服,一改平日里在学校埋在书本里的蓬头垢面,换上平时不敢穿的衣服,把藏好的耳洞明目张胆的戴上夸张的耳环,女孩子化了精致的妆,涂了鲜艳的口红,再踩上高跟鞋,成群结伴的走上街,不再担心学校的门禁,或者没背的课文,甚至走到大排档或者酒馆,点上一箱啤酒,和即将分别的朋友谈天说地,比起普通的玩乐更像是压抑许久的狂欢。

   相比其他人的欢乐,吴邪这边就显得悲情而又滑稽,他刚说完那句话,坐在对面的解雨臣一口...

【瓶邪】《瓶邪十日谈之第十个故事如影随形》中

有生之年!!!!

瓶邪十日谈:


04
雨势很大,我虽然穿了雨衣,雨点砸在脸侧额头还是有些疼。我们仨在前院转了一圈,最后晃悠到鸡圈附近,因为下雨鸡全躲进鸡棚里去了。这时胖子就半个身子一直往那边探,说那白衬衫不会藏这里头了吧?
我说得了吧,这鸡窝臭成这样,他有命进去也没命出来。
话音落了胖子就拿手在鸡栅栏上敲,敲打声被雨声轻易盖过去,他随口道:“行了,鸡棚都关好了。”
我把雨衣的帽子拉下来一点,看着大片雨点落在积水坑里溅起水花,接道:“关好了就能捉了,剩下一只也跑不出鸡圈。”
这时闷油瓶侧了侧头,大概是听到了什么声音。一般人在下这么大雨的情况下,是很难听到其他一些声贝不大的杂音的,但闷油瓶耳力过人...

© Adri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