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rianne

AA要变强!

我爱锦鲤,我要吹爆他

【瓶邪】《瓶邪十日谈之第三个故事:每天都少一个人》中

可以期待一下明天的第四个故事
坑中巨坑

瓶邪十日谈:


大华点了支香烟,在蜡烛的微弱的光线下显得十分灵异。我坐在这边看周围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白纱,仿佛一切就要离我而去,留我一个人呆在漫漫长夜,永远到不了天明。


张起灵用力握了我一下,我才发现自己手心全是冷汗,他望着我,我几乎是瞬间就平复了心情。


大华终于抽完了他的那支烟,接着讲他的故事。


第二天,瘦猴还是没有回来,大华心想可能是有什么急事儿所以也没报案,但是第二天,又有一个人失踪了。


这个时候有个人来找他,因为当时不太会玩,还是个女孩子大家也都比较让着她,所以一晚上都是由她当法官。也就是说,她是知道每个人的身份的。


她说:“在瘦猴走后,第二个失踪的人就是接下来第二局的“狼人”。”


除此之外,她还告诉了大华接下来两轮的狼人的身份。他们聚在一起把这个事情说了,第三天一整天,第三个“狼人”都在大家的视野之内,甚至去卫生间都有人陪着。


但是就在卫生间内的隔间里,狼人,不见了。




—————— @莫佳九 





 事情至此,再没有人会认为这只是个巧合或者是几个人合起伙来跟他们开玩笑。几个学生吓的脸色都变了,有一对小夫妻是刚刚结了婚出来旅行的,也不知道怎么就倒霉的遇到了这种事,小姑娘抱着自己老公哭个不停,说早知道打死也不来这么个鬼地方。




  大华是剩下这群人中年纪最长的,对户外探险的经验也最丰富,遇事要比这群小年轻稳重的多。




  他先是背着众人偷偷的报了警,警察表示了解了情况,会在台风过境之后立刻赶来调查。大华看了看外面的天气,觉得一时半会这雨也停不住,一群人被困在民宿坐以待毙也不是办法,于是召集了那天所有一起玩过狼人杀的旅客都聚集在了一起,希望大家能一起回忆一下当天的细节,看看能不能找出些线索。




  所有人都到齐之后大华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多天真,人的恐惧情绪是会传染的。那天玩狼人杀的人有很多,每一局中都会有六个人拿到狼人牌,也就是说在场的人中除了上帝姑娘之外,几乎所有人都拿过狼人牌。大华听着这样一群人聚在一起哭哭啼啼很是头疼,打算想自己捋捋头绪的时候却发觉其中有一个男孩子很是镇定,他坐的极为端正,正用一种很冷淡的眼神打量着众人。




大华心下有了些计较,悄悄地问上帝姑娘记不记得那个男孩当晚拿过什么身份。上帝姑娘记性很好,闻言也是脸色一变,轻轻地说:“我记得他没拿到过狼人,但他拿到过好几次女巫。”




——BY: @Helvian_薇安 





我们几个其实都不太熟悉狼人杀,就只是浅浅的懂一点,毕竟我们那个年代更热衷于玩锄大D ,所以当大华讲到这儿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发觉什么不妥,以为他就只是在陈述当时的事实。




“哦哦哦哦,女巫我知道,可以救人或者杀人,神不知鬼不觉的那种”苏万在这个空挡插进来一句,说完之后他又哦了一声,接着说“不会就是这个女巫把人弄没的吧?”




苏万这么一说,大家好像都有点茅塞顿开的感觉,这个男孩是唯一没有拿过狼人牌的,而且又是女巫这么一个人物,如果这么想的确能够把故事串上线,也有了前因后果。但是我隐约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大华听了摇了摇头,他说一开始他们的确怀疑过哪个男孩,那个小姑娘甚至直接拽着她的老公质问男孩是不是他把人弄没的。男孩没有承认,但那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认定男孩就是罪魁祸首,气氛也就没那么紧张,因为他们只需要提防男孩就行,有些时候一些事情只要有了答案,就没必要在意是否真实。




但是最后他们还是排除了男孩的可能,这种情况下一般的人就不会在追究下去,因为找到了真相还好说,要是没找到还把男孩排除了那不是自己吓唬自己吗?不过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男孩也消失了,这样自然而然的排除掉了。




我提出了我的想法,大华点了点头,眉毛皱着似乎又回到了当初的情景里,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第二天男孩去了一趟厕所之后就再也没回来。




第二天他们并没有玩狼人杀,与之前的条件都不重合,而唯一重合的就是,失踪的人最后一次去的地方都是厕所。




“我觉得这件事那个厕所应该是关键。”我这么说,之前几个人讲的故事都挺烧脑的,我下意识的就想去掏烟,但是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来我的眼前两天都被闷油瓶收缴了,连藏在鞋底的都没放过。




“我靠,这鬼口味真重,胖爷我以后去厕所都得小心点了”胖子这么说,手还揉了揉自己的屁股,我翻了个白眼就说:“鬼绝对不敢对你下手。”




胖子被我挤兑也不服气,刚想说话,就被秀秀打断,她问大华:“所以问题是出在厕所吗?”








——BY: @Adrianne 



评论
热度(273)

© Adri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