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rianne

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

瓶邪only
愿他们白头偕老,一生平安

我爱锦鲤,我要吹爆他

【瓶邪】肉偿

肉偿

-小段子
-梗来自三叔微博的干什么集
-雨村日常 私设俩人已经在一起了
-ooc

  解雨臣来雨村的时候,我正在和小哥坐在门口搓床单,忽然听见从村口传来一阵响彻天地的锣声,那响度直接把我养的西藏獚从地上震的蹦了起来冲着门口就是一阵汪汪汪。隔壁大妈家的老母鸡也跟着骚动起来,扑棱着翅膀满院子乱飞,整个就一乡村二重奏。 身边鸡飞狗跳的,张起灵一如既往的没啥反应,低着头十分认真的搓着不知道是我还是他的子孙留下的痕迹。

  看他这样我就知道我肯定使唤不动这个大爷去村口看看情况,那面锣本来是我架在哪儿怕过年的时候他们几个来不方便,平日里村里人也不会动,我正寻思着是谁来的时候,就看一双擦的蹭光瓦亮的皮鞋迈进了我家的门,这皮鞋干净的哪里像是下乡分明就是刚走了红毯回来。看到这儿我心里大概就有谱了,在往上瞅果不其然就是解雨臣那张脸。

  解雨臣发现我在看他,他就低下头一脸失望,然后说“哦,你在啊。”“你怎么进来的?”比起斗嘴我倒是挺想知道他是怎么在失去我人力GPS找到我家的。解雨臣说“微信定位,你是不是傻”

哇,原来还有这种操作。我内心冷笑一声,然后想以后也给闷油瓶带个手机,到哪儿都能定位到,就是不知道大山里有没有信号。想到这儿我看了一眼张起灵,人还在埋头搓床单根本不在意来的是解语花还是解语草。

“我是来催债。”解雨臣开口说,他说话的时候一般都会保持礼貌性的微笑,但是我怎么看都有一种不怀好意和幸灾乐祸的意味。这小子从来就没安啥好心眼。

  “你看我铺子都给你了,现在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但是你要我命得先跟张起灵商量”我摸不透解雨臣的意思索性开始扯淡,解雨臣反而严肃了起来那脸色让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他说“不是欠我的,是新月饭店的,就是鬼玺那次,你的担保到期了。”解雨臣又看了我和张起灵一眼,摇了摇头一脸痛心疾首,跟我二叔似的,“你俩好自为之,欠债还钱啊。我还有事先走了。”

  话音刚落解雨臣就走了出去,我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我瞅了瞅闷油瓶,这回他很给面子的抬头瞅了瞅我,我俩大眼对小眼,这下子我才想起来上次那块鬼玺是这位大爷抢过来的,哦对,还有我的份。

  要是搁前几年,鬼玺的价位完全在我的接受范围内,别说一个俩我也能还的起,当初我也是叱咤道上的小佛爷。但是15年去接张大爷的时候排场大的不得了,后来又把铺子盘口都给了小花,我现在就是一无业游民,存折里的钱本来是打算给我们仨养老的,现在看来好像都得给鬼玺垫上。

  想到这儿我就没心情搓床单了,到屋子里找来账本和笔记,开始算我剩下的身家,到最后才将将凑够了鬼玺的钱,我也不能去问二叔或者家里要,更不能向小花去求助。这回我彻底要倾家荡产,回到那种房租水电都交不起的日子。

  正在我闹心的时候张起灵走了进来,在我身边坐下,他身上还带着一点香皂的味道。挺好闻的。我看着他就想起来当初他勇夺鬼玺的英姿,于是戳了戳他的胸肌说“你看抢人家鬼玺,人开始要债了吧?”

  “你得还钱啊”我看张起灵没啥反应就又戳了戳他的肌肉然后补了一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没钱”张起灵看着我说。

  我没想到他真能接话,然后就又重复了一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说起来现在的张家私库应该也挺充实的,要不然他这个族长多憋屈。我本想着张起灵能跟霸道总裁似的拿出一张花期银行卡然后跟我说随便刷,全世界的鬼玺都被你承包了。

  结果人看着我考虑了两秒,然后把上衣脱了下来,我看得一个懵逼。就听着张起灵说“我能肉偿。”

  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END.

评论(18)
热度(711)

© Adri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