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rianne

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

瓶邪only
愿他们白头偕老,一生平安

我爱锦鲤,我要吹爆他

【瓶邪】三更半夜的活塞运动

- @ayr wang 姑娘点的梗,老吴进入传销组织,必须说一句可爱到爆了
-点梗进度〔3/9〕
-雨村背景
-ooc

  我还没等醒过来就闻到了一股难言的味道,就像是当年在沙发缝里找到胖子藏起来的袜子。然后我就睁开了眼睛,这一睁差点没把我吓一跳,入目是一个摇摇欲坠的灯管和长满青苔的墙皮。我连动都不敢动生怕做点动作灯管和墙皮就会哗啦啦的砸到我的脸上。

  而且这里躺着不止我一个人,我手两侧各躺着一个男人,他们睡得正香,打鼾声此起彼伏。这里是个传销组织,他们规定早六点起床,现在距离那个时间应该还有一阵,不过我也睡不着了。于是闭上眼睛捋一捋之前发生的事。这是我的一个习惯,遇了事总要去想想之前发生了什么,然后按逻辑排列好,方便分析,因为之前沙海的计划太过庞大如果不梳理一下难免会有所遗漏,而那个时候的任何遗漏都是致命的。

  相比之下现在这个情况就简单很多,我落得现在这种境地更多的原因是我故意为之。原因也挺小孩子气的,人说打情骂俏,我也免不了俗,前两天不就和闷油瓶吵了一架,其实更多的是我单方面的生闷气。人一郁闷就要发泄,然后我就从家里出来遛弯,并且一点都不想回家,走了挺远然后路上就遇见村头的李大姐,她算是我们仨在村里少有关系处的比较好的。李大姐看我就一个人就把我拉到一边,她看上去状态不是很好,瘦了很多,不过我那时候也憋着气也就没管太多。李大姐就问我是不是在搞一些农副产品的生意,我说是。然后她就问我想不想赚大钱,这时候我就警觉了一下,虽然说我们和李大姐关系不错但是也没有熟到介绍生意,然后我看她那种精神状态就觉得她像是传销来拉下线。

  于是我就说,谁不想赚大钱啊。然后李大姐一看我这样有门,就小声告诉我,她有门路能让我赚大钱。这套路这话肯定是传销没跑了,然后我想着传销组织挺封闭的一时半会张起灵也找不到我,于是就打算进去待着。然后大姐就叫来另一个人,把我带上车说要领我去看他们工作的地方。他们车玻璃上镀着很厚的膜,几乎看不清外面,我眯着眼睛瞅了两眼发现是真看不清于是就放弃了。

  路上的时候李大姐和另一个人就开始问我问题,就像是查户口一样,这么多年下来我也算是跟老油条,说起谎来面不改色,我就说我叫张狗蛋。大姐知道我姓吴就问我为啥叫张狗蛋,我灵机一动就说我是入赘的所以改姓了,大姐还十分同情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她就问我家里情况,我寻思了一下想着我堂堂吴小三爷也不能真把家底交出去再加上那时候还憋着气,就用了毕生的演技挤了两滴眼泪出来,大姐一看也吓了一跳就问我咋了,我就说,我本来在家里农产品弄的好好的,后来被那一个瘦子还有那个胖子拐到这个村子里,他们两个是弄黑窑的,天天逼着我干活,还不给工资,尤其是哪个瘦子你别看他蔫巴巴的,骨子里坏着呢天天三更半夜不让我睡觉,让我做活塞运动。

  大姐这个时候插了一句,是打桩吗?我赶紧点头,然后又说那个瘦子还老失踪不知道干什么去也不给我工资,现在总算遇见大姐你了,总算从苦海里逃脱出来了。

  我估计我这烟的挺像,把大姐都给打动了,就是前面开车那个司机咳嗽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猫腻,估计是同情我吧,毕竟在我的描述里我刚从黑窑出来,马上就要进传销。这么一想我还真够悲惨的。

  然后到了传销组织的据点,刚一进门就有人来接待我,那人姓黄,满脸堆笑我还有点暗爽,有一种被迎宾的感觉。然后一进门进了一间小黑屋那人脸色就变了,他说是不是我朋友叫我来的?我说是,然后这人就把话敞开说了,说这里是个传销组织,但是让我别害怕。手机不会给我,交给他们保管。然后又让我把身份证给他,我说我没带。他就说“我们这里有三种人不收,拐卖妇女儿童的,网络在逃犯和走私军火的”

  然后他说在这里不能骂脏话吐口水跷二郎腿更不能打架,然后在这个黄某说那三种人的时候,我心说,大兄弟我都中了,不仅拐过黎簇这种未成年还给他寄过军火和干尸,现在去公安局查还能查到我的案底。不过我是打算在这儿躲一躲的所以当他问我身份证号的时候,我顺口就告诉他一个假的。

  结束之后他就让那个司机带我去洗澡,走哪儿跟哪儿,因为我是个小弯弯啊所以我洗澡的时候有人看着真的觉得胯下一凉,而且我觉得那个司机眼神不善。后来我就上床睡觉了在然后就是现在醒过来了。

  现在已经六点了,身边的人都醒过来了我也就跟着一起起来,然后去洗漱,这地方特别有意思,刷牙叫结婚,洗脸叫盖房因为地方有限所以一般是两个人一起干,然后是哪个司机跟着我所以我就和他一起结婚盖房了,这时候我就庆幸闷油瓶不在,因为他还没有身份证,一直想去扯证也没办法,现在刷个牙就能结婚了,他脸都得黑成锅底。

  洗完脸和手有人给递毛巾,一边递一边说“老板辛苦了,擦擦你发财的双手。”我一听就想笑,但是忍住了,然后去吃饭的时候,他们把筷子插在饭里,一个人说“人正行业正!”我们喊“对!”然后又喊“人歪行业歪!”我们在喊“对!”场面特别喜感。吃完饭收拾桌子,就有人抢着干活然后还说“老板请给我一次学习与锻炼的机会!”我就寻思着应该让王盟去学着点,这里的人态度真是相当的好。

  吃完饭那个司机还跟着我,但是我新来的不能去上课,然后那个黄某让我打电话给朋友,让我要钱交入团费,我就打给胖子,胖子一接电话就骂骂咧咧的问我跑哪儿去了,然后说我和张起灵都不安生没啥事就玩失踪,然后让我麻溜利索的赶紧回家,说是我二叔要来了。

  我一听二叔来了那可不是啥小事,看来我这次的离家出走只能临时告终,对着地方我还真有那么一点点的舍不得,这地方太意思了,但是我怕我二叔,我二叔在我心目中天老大地老二他是老三,我在面对他的时候面子什么的是不存在的所以只能赶紧开溜。

  我左右看了看,发现那个司机也不见了我一看这是个好机会啊,然后看了看这地方里铁门不远按我的速度十秒钟就能跑过去,但是铁门上了锁所以我得翻过去大概也得十多秒,只要有一分钟我就差不多能出去了。我又看了看四周左右无人都去上课了,我就撒丫子跑过去,没人拦我就赶紧翻铁门,正在我爬到顶的时候,那个司机就出现在门外了,我心想不妙,然后这人就拿竹竿把我捅下来了,直接捅我屁股上了疼得我呲牙咧嘴的,不过还好他把我挑到门外,在门外就比较好跑,但是没想到这个司机拎着我的领子就把我扔车上了,这时候我就有点不好的预感,果然,一上车这司机的四肢就有了明显的变化,这他妈那是司机这他妈是闷油瓶啊。我想想我应该没做什么事顶多说了他几句坏话,张起灵不记仇的应该没什么事,所以我就放下心了。

  他开着车把我带回雨村,路程不近到了也快晚上了,我二叔还没到,估计也得明天,我松了一口气,然后和小哥一起进了屋,胖子看见我俩一脸的不爽,他说我前脚刚走小哥就出去了,我听到这儿就明白了,小哥跟着我然后把自己伪装成了那个司机,胖子又说他自己在家里跟个留守儿童似的。我说他那是留守儿童,顶多一空巢老人。

  他懒得跟我扯皮就去院子里坐着,我想起那个传销组织李大姐还在里面,就想着要不要去报个警,这时候小哥拿着牙刷过来,我有点懵,他就看着我把杯子递过来说“结婚。”嗯?我一脸懵逼,不过还是接了过来然后去刷牙,心里想小哥不能让传销组织给洗脑了吧?

  刷完牙出来,就看张起灵在脱衣服 脱的就剩下一个裤衩,他看我出来了二话没说就把我压在床上,这动作特别顺畅我根本没机会反抗,我就问他要干啥,明天二叔要来。

  张起灵一边给我脱衣服一边说“三更半夜的活塞运动”

――END

吴邪:谁她妈说张起灵不记仇?他不仅蔫坏而且记仇!

 
传销组织里的那些暗语啥的来自知乎
 

评论(78)
热度(1005)

© Adri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