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rianne

AA要变强!

我爱锦鲤,我要吹爆他

【雨村系列】睡在我上铺的闷油瓶 (下)


By 金竟之/Adrianne

上在这里√老鸡已经被屏蔽的怀疑人生了(上)

鸡子的1370粉点梗
我的下半部分实力划水
谢谢鸡子不杀之恩,爱他他是个小天使。
给鸡子打call
宝贝儿们去完微博记得回来点小心心哦

时间线大概定在2016年夏初
======================================

我脑子嗡的一声,我他妈竟然对自己兄弟脸红了。即使我是个单身四十多年的大魔法师但也不至于饥渴到对兄弟下手啊,虽然张起灵长得的确好看,我也不亏,但是这人是男的,胯下长着大鸟的男的。

我对同性恋并不反感,我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直,要是说我对闷油瓶没想法我自己都不信,但一想到那个人是闷油瓶就觉得怪怪的,最重要的是我还不知道闷油瓶喜不喜欢我。没准人还把我当十年前那个傻逼,那我兴冲冲告白的时候就很尴尬了,没准他就一个飞起把我踹到墙上抠也抠不下来。

哦对,胖子说闷油瓶其实没有那么暴力。

很快电影就结束,我也不知道看了些什么,满脑子都在跑火车。胖子睡得不知身在何处,我刚一把他拍醒,这丫就让我去抓鸡,后来醒过来还一直吐槽影院的椅子不舒服。而闷油瓶是本场的MVP反正从表面上他是我们仨看得最认真的。

出了影院胖子就带我们去找大排档吃夜宵,路不远我们就打算走着去,我走在中间胖子打量我两眼就说“诶,你咋一出影院就魂不守舍的,那电影到底演的啥,里面那个小妖精勾了你的魂”

我心道说出来吓死你,那个小妖精叫张起灵。
胖子看我不说话就更来劲了就问我电影里是不是真的睡兄弟?胖子嗓门大,闷油瓶已经看过来了,我一阵心虚赶紧就随便说了两句把胖子糊弄过去。胖子也是老狐狸,意味很深的看了我一眼,我心道糟了,没准让人看出来了。

其实我已经很少会像现在这样,因为我有足够的经验让
自己保持冷静,但是在恋爱的方面我还是个刚出新手村的小菜鸡,更何况要打的还是闷油瓶这个百年一遇的大boss。别人的初恋是涓涓细流,老子他妈的是洪水猛兽。

到了大排档,胖子点完菜就清了清嗓子好像要发言一样,他东扯西扯说了一大堆最后瞅向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天真你是不是该找个伴了?”

我脑子一炸下意识的就往闷油瓶那看,好巧不巧的他也在看着我,这时候我俩目光交错就显得格外尴尬。“我让你找个伴,你看小哥干啥啊,不能看上小哥了吧?小哥可是咱这头牌,可贵了。”胖子看我这样就开始满嘴跑火车

我窘的不行,就对胖子说“我是想应该先给小哥找个伴,他才是百年老处男。”

“要不你俩凑一对儿得了,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也挺好的”胖子说,我知道他这是开玩笑,但是免不了气血上涌,我赶紧把头低下然后悄咪咪的去看闷油瓶,他大概也在看我,然后我的心里就出现了一个特别纠结的问题,他会不会也喜欢我呢。

“没事啊,天真别怕,知道你小子害羞”胖子很邪恶的笑了笑,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那个少年不多情,那个少女不思春?今儿晚上我帮你挑姑娘”

听他这话我就知道这人果然不是来干什么正经事的,不过现在我也没空吐槽了,我现在中了暗恋者的十大错觉之一,总觉得喜欢的人在看我。这顿饭吃下来食不知味,一直觉得闷油瓶在看我。然后这顿饭我就没怎么抬起头来,除了吃就是喝酒。

吃完饭按胖子的计划是直接去开房,尤其是这个节骨眼上,这让人不得不想起一些不太好的东西,我们吃完东西已经挺晚了到了酒店就剩下两个房间,两间大床房。胖子很可惜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说要不他和小哥一间,我自己一间方便办事。

我让他赶紧滚犊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喝酒上了头,脑子一热就说我和小哥一间。这时候我就觉得前台小妹看我的眼神都变了,但是我作为一个扛把子能这么容易怂吗?不可能的,于是我硬着头皮把张起灵拽回了房间。
这不是一个很大的酒店,所谓大床房也就是普通的双人床,我用目光比量了一下尺寸,发现这床我和闷油瓶也就将将能睡下。心里还有那么一点小激动。

张起灵进了屋子就去浴室洗澡了,浴室的玻璃都是半透明的我坐在床上看过去,就能看见玻璃下面闷油瓶若有若无的肉体,这场面真他妈刺激。以前下地的时候我们三个裸奔是常有的,彼此的身体也都看过十遍八遍,但是这种遮遮掩掩看不真切的场景真的是相当的诱惑。我不知道是不是喝酒上了头,反正就是鼻头一热我用手一摸,一手的血。

我特别没出息的流了鼻血,等张起灵出来的时候我正在满屋子找手纸,我鼻子比较脆弱鼻血经常流的像是要升天一样,我估计那个时候我的下巴脖子都是血。闷油瓶怕是也被我蠢哭了,他走会浴室拽了厕纸递给我,然后又拿毛巾过来让我擦脸。

得了我又中了暗恋者十大错觉之一,我暗恋的人没准喜欢我。不过我还是相当冷静的,深呼吸了一下就稳住了心神,这时候张起灵已经把衣服换好了正在看着我,他看我也转过头来就问我“今天不舒服?”

“没有啊”我掩饰的笑了笑,但也清楚这点小把戏瞒不过他。后来脑子一热就想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这不能光我自己一个人纠结啊,于是就打算跟张起灵摊牌说明白,反正他也不能掐死我。

“小哥,你听我说个事啊”我那一瞬间出奇的冷静,很平静的和张起灵对视,他也一副认真听讲的乖宝宝模样,我下意识的去摸兜里的烟,发现什么都没有只好深吸一口然后说“张起灵,我喜欢你。”

我一直在看着张起灵,所以他没一点变化都没逃过的眼睛。闷油瓶瞳孔微缩,一副诧异的样子,这大概是我这辈子唯二的一次见过他诧异的样子,我看他看着我也没说话,场子一下子就冷下来特别尴尬,我受不了这种气氛就说“你要是觉得恶心我去跟胖子换房间,好歹兄弟一场,明天你就当我说的话都是放屁”

说罢我站起来就要走,他拽住我的手腕,我微微诧异了一下转过头,发现他还没从刚才的惊讶中反应回来,直直的盯着我,都说,我在他的眼神中撒野奔跑,换到我这里我觉得我在闷油瓶的眼神里撒丫子裸奔。我还没从这种局促的气氛中脱离出来就发现闷油瓶耳尖还有点红。我心里一阵暗爽,我大概是唯一让闷油瓶露出这种表情的人吧。

“先睡觉,明天说”他这么说,然后很快速站起来钻进了被子里。我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感觉也就去关了灯,然后小心的掀开被子钻进去。我俩各据一边,中间空了挺大一块地方。

今天晚上我是肯定睡不着了,睁着眼睛看着床头的台灯,我又想起来今天白天看得那场睡兄弟,得了,这回我是真的睡兄弟了。我记得上一次,闷油瓶是睡在我的上铺,而这一次他就睡在我旁边。

我感受到闷油瓶转过身来,然后悄悄的抓住了我的手。

――END

 

评论(10)
热度(278)

© Adri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