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rianne

AA要变强!

我爱锦鲤,我要吹爆他

【瓶邪】各种记梗

翻到了好久以前写的各种梗

【1 末世文】一铲定情

16:00p.m.

  张起灵对着身后的跟着的人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那群人心领神会的闭紧了嘴巴往后退了两步紧紧盯着他,张起灵自己小心的用奇长的二指按着墓道的墙壁,试图找到哪个困住他们的机关。

16:30p.m.

  吴邪背着从某宝上淘来的盗墓五件套,小心翼翼地在树林里行进。他们家祖上就是干盗墓的,小时候他就是听这些神神叨叨的盗墓故事长大的,本以为成年之后也能去经历那些刺激的事情。但是家里大手一栏让他安安分分的在家待着。吴邪不可能这么安分,这不趁着大学放暑假从他三叔哪儿偷来了地图。地图上指着这片林子里就有一个古墓,吴邪打定主意要摸出个宝贝来向家里证明自己的能力。

16:45p.m.

  张起灵打开了拦住他们去路的墓门,本打算迈进去但这一刻他的心猛地跳了一下,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蔓延开来。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四周看看所有的机关都被他拆除了理论上是不可能有危险的。而这些年十分敏感的直觉告诉他接下来绝对有危险。正当他打算让后面的人停下来再观察观察的时候,后面的人传来了一声惨叫。

17:00p.m.

  吴邪揣在裤兜里的手机忽然嗡了一声,把他吓了一跳,他已经找到了地图所指的位置,这里有一个做了伪装的盗洞,吴邪本来都拿起了洛阳铲打算把洞铲开,然后这一个手机震动差点没把他吓坏了,他把手机掏出来一看,发现Siri 提示他没有信号了。吴邪抬头看了看天,这块的树木不算太密集按理说会有信号的,他小声骂了一句然后就看天上有一道流星划过。吴邪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然后就看着流星接二连三流星划过天幕,好看的像是电视里的特效。他在心里小小的遗憾了一下,然后又拿起了洛阳铲。

17:01p.m.

  张起灵以极快的速度躲到了墓室一根柱子的后面,刚刚那一声惨叫过后他就立刻回了头,他发现那群人里面有几个好像发生了异变,眼睛翻白,皮肤变的惨白泛着一股青色,力气极大咬了其他人,那些人也会发生异变。这很像尸变,张起灵皱皱眉毛,他之前距离那群人有一段距离,一个眨眼的功夫没变的也都被咬异变了根本来不及他去救援,他在这种未知的情况下也只能以保命为主。还好异变之后的人行动缓慢跟不上他的动作。不过现在为首的那个人已经离他很近了。张起灵深吸了一口,手按上了别在腰上的黑金古刀,等待第一人靠近他就接着墙壁跳起,狠狠的跪在那个人的肩膀上,腰部用力拧断了那个人的脖子。再一下跃起将那人踢到在众人里。

  异变后的人反应很慢,这一个人载过去其他人也都好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了一片。而没倒下的就又向张起灵靠近,他如法炮制用拧断脖子这招解决了绝大多数的异变人,而那些倒下的还没爬起来的他就十分利落的用黑金古刀砍断那些人的脖子。张起灵不知道这些人的弱点在哪儿但是多年来积攒起来的经验告诉他爆头总是没错的,不管是什么东西总不能自己把脑袋安上,然后到处晃悠。

  张起灵扫了一眼那群被扭断脖子的异变人确定没人还幸存之后才略略的松了一口气,然而这一口气还没呼出去,他的心脏就骤停下来,一种难言的感觉蔓延上了他的全身。张起灵觉得他自己可能中了尸毒,他试着动了动自己的手臂,动作十分僵硬,而且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他心底暗叫不妙,连忙趁着还有意识的时候按着原来的路打算走出去。

  他眼前的事物变得很恍惚,他已经快要不能思考了脚下的步伐也变得十分机械,好像在按着潜意识在走,好不容易熬到看到有光亮,所剩无几的意识告诉他这就是出口,于是他慢慢的向哪个洞口外爬。

17:10p.m.

  之前的流星雨已经停歇,吴邪做了好几次心理准备才再一次拿起洛阳铲,心里默念着一二三然后闭上眼睛狠狠的凿下去,然后就听见嘣的一声。这不是铲子和地面接触的声音啊,吴邪有点疑惑的睁开眼睛,往盗洞的方向看,发现那本来虚掩着的洞口探出来一个脑袋,那个人正直勾勾的看着他,眼睛好像冒着绿光。

  吴邪咽了一口吐沫,看着那个人半天没说出话来,刚才那手劲下的可不小,他看着那个人生怕把人砸死,结果这个人到好看着他慢慢的翻了白眼,然后咚的晕了下去。

17:11p.m.

  张起灵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把脑袋探出去,还没来得及接着向上爬,他就觉得脑袋一阵钝痛,现在他的痛感也减弱了不少,饶是这样他还是觉得脑袋晕晕的。张起灵抬起头眼前全是重影,他看见一个人举着铲子正一脸诧异的看着他。现在他的脑子想不了太多,他只是觉得眼前越来越模糊,然后就黑了过去。

  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刹那,张起灵在心里骂了一句。

17:13p.m.

  “我日啊!”吴邪把铲子扔到一边,看着倒下去的那个人吼了一句,连忙过去把人从盗洞里拖出来。他丝毫没注意到本来已经停歇的流星,再一次划过天空,愈来愈多,愈来愈灿烂把已经漆黑的天空闪烁的像是白天一样。
 

17:15p.m.

  众多的异形坠落,生物大面积丧尸化,病毒可由唾液传播,未感染人群占极少数,交通,工业,医疗已经完全瘫痪。

  末世降临了。

【2 民国风】吴公馆

【民国背景 五四运动后 连长瓶x学生邪 短篇
【纯粹满足于内心的恶趣味,打算写的甜甜的,所以大概会oo c?
【灵感来自于巴金的家春秋,向巴金先生致敬

  城里的交通还没有恢复,前几天的巷战不少的房屋都被破坏,街上都是些零零散散的碎片,很少有人走过,看上去萧条极了。吴邪在街上快步走着,迎面而来的是两个伤兵,他们身上裹着脏兮兮的绷带互相搀扶着,看上去格外狼狈。他们在赶着离城,张军长的人很快就要进来了,吴邪看着他们这幅模样不禁鄙夷要知道前两天他们还在督军署对着学生们耀武扬威。

 
  吴邪也是刚刚知道发生了什么,上周他跟着同学一起到督军署游行示威,但没想到丘八见了他们就不由分说的抓人,他本来秉承着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想法,看了丘八也没跑,结果就被逮了起来,一关就是一周今天才被放了出来。刚从督军署出来他就知道了原先的督军巷战失败宣布了下野,而赢的张军长马上就会进城。

  这世道,吴邪的脚步越发快了他心里暗暗骂着,就连他个学生都知道上海东北的那些外国佬都盯着中国这块肥肉,然而这到处还是乌烟瘴气的。

  吴邪站在了公馆门口,他看着门匾上写着吴公馆三个大字心底就有点发慌,这次他闹出的事肯定全城皆知,虽然说家里人也挺厌恶当局的政治但是一码事归一码事,他又给家里丢了人说不准会被罚什么,吴邪深吸了一口气想着说点什么讨好自家的爷爷和叔叔们,然而他刚进门就看见他爷爷和二叔坐在椅子上和一个穿着军服的人讲话,看到这他气就不打一出来当初他可就是被这群丘八给逮住了。看着自家人和军人说得那么开心之前的心慌和恐惧一下子全都没有了,吴邪没好气的进了屋子说“我回来了”他二叔瞪了他一眼很严肃的说“阿邪,你的礼仪呢?没看见有客人么?”这要是放在之前他二叔这一瞪足以让他双腿发颤,然而这次吴邪撇了撇嘴,心下冷笑说“礼仪也要分对谁讲,当初我被逮起来的时候怎么不跟我讲礼仪?”

  他二叔皱了皱眉头,看上去有点生气刚要张口就被一直坐在旁边的吴老狗打断了他笑着说,“小娃娃牙尖嘴利的,小张你别见怪,我家阿邪最近有点疯”吴老狗偏头对着那个穿着军服被称作小张的人说。那人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然后抬起头看了看吴邪。“阿邪,你这次可要好好谢谢人家张连长”吴二白蹙着眉头接话,显然气还没消但是碍于吴老狗只能憋着。“为什么?之前他们无缘无故抓我,我还要道谢?”吴邪越说越大声,想到当初他们刚到督军署话还没说就被丘八追着跑火气就上来了。吴二白听了这话一时气结,说不出话来,而吴老狗和张连长就坐着看着。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要不是张连长你现在还在督军署关着呢,你小子能不能给我们长点脸?”吴二白顺了一口气,对着吴邪说。这一句话把吴邪说愣了目光在他二叔和张连长身上来回飘动,一副疑惑的样子。“要不是张连长跟张军长交涉,你们群学生还得被关两天呢”吴二白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茶然后又说“啊,张连长是你爷爷朋友的亲戚,按照辈份你还要叫一句小叔叔”吴二白这几句话像是连环脚一样打得吴邪措手不及,刚刚还是丘八现在怎么就变成小叔叔了?吴邪的目光就盯在张连长身上,张连长是个削瘦的年轻人,看那张脸长不了吴邪几岁着小叔叔肯定是叫不出口,吴邪正纠结着要怎么开口就听着吴老狗说“阿邪你别愣着了,带小张到园子里走走人家好歹还是你恩人。”

  你倒是拒绝啊,吴邪看着张连长冷着的脸内心不断的祈祷着,虽然他理清了这一切的经过但是他心底里还是有对着军人的反感。然而张连长走到他面前,说“麻烦了”“啊,没事”吴邪苦笑着转过身,带着张连长出了客厅。

  “那个……”吴邪想要搭话,但是那声小叔叔实在是开不了口,怎么看这张连长也不像是和二叔一个辈分的人,“要不然我叫你小哥吧?你看咱俩也差不了多少,你让我叫你小叔叔我实在开不了口”

  “嗯”张小哥回应了一声没有接话,吴邪十分的尴尬他忽然觉得自己说了,那么多话简直赔本了“当连长很忙吧?”吴邪又问,很有礼貌的笑着虽然他对眼前的这个人没什么好感但是因为之前误会了人家现在多少有点愧疚。“嗯”张小哥依旧冷漠的回应,吴邪这回是没辙了他不是个外向的人,能跟人主动搭话已经算是不错了,对于张小哥他能做到这样吴邪已经觉得自己仁至义尽了。

 
  吴公馆的花园修的很漂亮,之前的巷战也没波及到这里所以这里简直宛如世外桃源。吴邪看着花园里开着的花色彩斑澜,空气里弥漫着花香又想到外面的萧瑟不禁皱了皱眉头,小声的说了一句“作揖主义!”

  他这是对自己家人的不满,其实吴家人对于政治的立场是一致的,本来吴邪是很高兴的但是后来他发现自己的叔叔爸爸和爷爷都只是这么说说,等到真正处理事情的时候又是那老一套,吴邪和他的同学把这种行为成为作揖主义,在他们眼中是懦弱的行为。

  “他们是为了你好”张小哥忽然说了话把吴邪吓了一跳他本来已经接受了张小哥不爱说话的设定,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又让他有点乱。“哪里是为了我好,分明是懦弱。国家有难,然而我们家还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吴邪折了一朵花丢到地上有点不满的说道“诶小哥,你怎么看?”吴邪侧过头看着张小哥,他平时经常会和同学讨论这些事情,现在习惯性的问着张小哥。

  张小哥没有答话,吴邪笑了笑,有点讽刺的意味“啊,我都忘了你是张连长,这些话你是不能说的”然后吴邪又往前走了走,他的身影在张小哥深邃的眸子里愈发缩小,带着捉摸不透的阴影。吴邪站着的那只是一处人工湖,湖面平静上面开着几朵荷花,湖心亭中依稀有人影,要是这么看看还真有点世外桃源的意味。但是处于桃源外的人想进来却找不到入口,而桃园内的人想出来又无处下手。

【3 ABO】双手奉上

*我流abo设定
*军队paro
*其实我就是想开开车
*ooc

1。

  清晨的阳光薄凉,透过窗帘的缝隙撒进来,阳光所及之处,空气中都弥漫了金灰,亮晶晶的,很好看。

  吴邪没心思去看,他的眼睛自从睁开就一直聚集在眼前的人身上,目光从刚醒时的茫然渐渐的变成了惊诧,又渐渐平静下来。而那个人同样醒着,没有系衬衫的扣子,白皙而精壮的胸膛上还留着斑驳的吻痕,他不解释也不说话,就和吴邪大眼对小眼,甚至还有点理所当然,光明正大的意味。

  身体的感官慢慢的恢复,吴邪没有感觉到意料之中的疼痛,他掀开被子看看自己,发现除了脖子上和前胸上有点吻痕也没什么别的事。吴邪有点疑惑,但是他没把这种疑惑表露出来,他还清楚他们两个的身份。

“你是个omega”一直装哑巴的张起灵总算开了口,也许是刚醒的原因,声音有点沙哑却透着一种性感。

  但是诱惑是一回事儿,他说的话又是一回事,吴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就只好讷讷的点了点头。

“前线不允许有omega”张起灵说着,眉毛微微皱起,光看这副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处理时间或者进行会议。但事实上张起灵还躺在被窝里,和吴邪脸对脸的说着对方是omega丝毫没有自己身为一个alpha的自觉。

“小哥,我就是个战地记者”吴邪很尴尬的接了话,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尬聊,和张起灵说话真特么尴尬。他们两个人是脸对着脸的,所以视线也就理所当然的在对方脸上,吴邪一直觉得张起灵好看,高挺的鼻梁,有深邃的眼睛,皮肤还很白皙,算是灰头土脸的前线中的一股清流。

  “omega不应该上战场”张起灵的眉头还是皱着,似乎在训斥不听话的小孩。张起灵天生有一种气势,无论是多么不正经的情况下,他说出的话都带着一股凛然正气和不可置疑。

  吴邪听了这话也微微皱起了眉头,神色黯淡了些,吴邪是从未想过自己会分化为omega从小到大他身边所有人都认为他应该是个alpha最优秀的alpha。不过到最后分化成了omega他消沉了好一阵,他的骄傲不允许让他成为一个要依附alpha的omega。他小心翼翼的藏住了自己的性别,收敛信息素,带着成箱的抑制剂走向了战场,还是最危险的前线。对于现在的吴邪来说omega已经不算什么,真正刺痛他的是别人对omega的态度。凭什么omega只能待在后方,老老实实的结婚生子?

“张少将,昨天麻烦你了,反正没什么后果,咱就当这事没发生过吧”吴邪深吸了一口气,从床上坐了起来,对着张起灵微微笑了笑,带着刻意的疏离。他第一次来前线见到张起灵的时候他还不知道那是前线最高的长官,再加上张起灵不爱说话吴邪就只能称呼他小哥,后来知道了身份也没改口就这么叫了下去。

  “嗯”张起灵回应着,吴邪也不指着他能有什么更精彩的回答,就掀开被子系好扣子站了起来,看起来他才像是一个事后走人的alpha一点没有一个差点在发情期被标记的omega的自觉。

  对于吴邪来说只要不被标记就不算事,而张起灵面对一个发情的omega竟然除了亲了几口之后就戛然而止,吴邪默默的给张起灵点了个赞,不过让他有点闹心的是抑制剂竟然特么的失效了。这可算是个大麻烦,不过还好和张起灵建了临时标记,足够支撑到他们回到阵地。

吴邪摸了摸自己的后颈,随着他的举动一股淡淡的味道散了出来,说不清是什么味,像是千年不化的冰雪夹杂着凛冽的寒风,那是张起灵信息素的味道。

吴邪有点失神,发情期的时候omega大多是记不住东西的,他的记忆似乎就是停滞在狙击手死亡的那一刻,在然后就什么都记不清了。

但是张起灵记得,但是他并没有打算说

这真的只是个意外。

之前接到上级发来的任务,要去和敌方中立的城区窃取一些资料,这个任务说危险也不危险,毕竟是中立的城区两方都不会在明面上起冲突,但是危险就危险在彼此会在暗里动手脚。比如在哪个偏僻的角落放一个狙击手,神不知鬼不觉的爆你的头。所以需要一个谨慎小心的人来做

虽然在前线的都是最优秀的士兵,但是在张起灵的这个最偏僻最危险还没有什么重大战略意义的阵地,人手就显得单薄,这里的士兵多半是些五大三粗的alpha战斗力很高但是这种精细活挑来挑去就只有张起灵一个人能做。张起灵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这里最高的长官,看这里的人都不适合去,自己就直接上去顶缸了。

而吴邪作为战地记者,为了收集到更多的素材也就跟着去了。张起灵一开始是不同意的,但是吴邪给他看了自己作为编制外一级士兵的证件证明自己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时候,张起灵也就没再说什么。

不过现在想想那证件多半是伪造的,那上面写的姓名是关根,谁丫会把笔名当成真名用啊。放在别的阵地分分钟把他轰出去,但是张起灵的阵地人少,只要是个人又看上去是真的的证件其他什么的who care?

后来都算是挺顺利,他们很容易的就混进了中立城区,一开始吴邪在里面走的时候还特别的紧张,左右瞟仿佛自己在被人跟踪,内心早已上演了一场大戏。中立城区人少,看上去很萧条,连这里的天气都配合着十分的阴沉。吴邪紧张了一会儿就放松下来,拿着相机拍左右萧条的街景。

张起灵和吴邪混进来用的是摄影师的名号,所以在吴邪拍照片的时候张起灵也配合着停下脚步,帮吴邪调了调三脚架。其实这三脚架里面藏了一堆子弹,吴邪用的时候还有点胆战心惊的。拍了一会儿,忽然就有一个小孩儿跑过来,手里拿着一篮苹果,拽拽吴邪的衣角问他“哥哥你要买苹果吗?”

看小孩跑来的方向张起灵要比吴邪进得多,但却生生绕过了张起灵向吴邪跑了过来。小孩很瘦,伸出来的小胳膊好像就只有一层皮,眼睛在消瘦的脸上大得格外突兀。吴邪心生怜悯但也只是点到为止,买了一个苹果就把小孩打发走了。

毕竟战争就是这样。救不了所有的人,却还要大义凛然的要所有人牺牲。

“嘿小哥,我听说原先这里可繁华了,各国的小玩意这都有卖,姑娘们会手挽着手在街上闲逛,然后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会再后面跟着吹口哨。小孩子拿着最新款的玩具,围在一起讨论明天的野餐”吴邪一边摁下快门一边说,他其实只知道这里以前很繁华,后面的都是他编的,吴邪觉得那样的生活才应该是这里本应该有的。

张起灵没有回应,就听着咔嚓咔嚓快门摁下的声音,忽然的他听见这声音里面有一丝端倪,他来不及去寻找这一点小声音的位置,只能飞快的上前两步,揽住吴邪的腰带着那三脚架甩在一边。吴邪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看见原来的站着地方有一个弹坑。

“狙击手”张起灵小声说,他们两个对了一下眼色,小心的挪到了小巷子里。

“暴露了。”吴邪皱了皱眉头,当下做出了判断。

“你待在这里,别动”张起灵按下了吴邪的肩膀,让他再低一点,而自己弓着腰准备走出小巷把自己当诱饵引狙击手开枪然后确定狙击手的位置。“嗯?小哥你别冲动啊”吴邪反握住张起灵的手腕,为了不把身体暴露出去张起灵就老老实实站了回来,看着吴邪的神色有点奇怪。

“我知道你牛逼,但是万一不止一个狙击手怎么办?”吴邪这么说,但是张起灵说“我能应付”

吴邪听着张起灵这话差点就一句“真特么把你牛逼坏了”出来,但他还是耐着性子跟张起灵说“我有个百分百有用的招,简单实用毫无危险,怎么样?”

“他们的枪装了消音肯定不想惹麻烦,咱就帮他们制造麻烦,等把那傻逼整烦了他也就容易暴露了,到时候凭你的能力肯定能一击必杀”吴邪眨了眨眼,笑的有点狡黠,还没等张起灵答应吴邪就把背包里的手枪拿出来然后把消音器拆了。

  “不能伤人”张起灵摁住了吴邪要装子弹的手。

  “大兄弟,我好歹也是一战地记者,知道在中立城区伤人有什么后果”吴邪翻了个白眼,敢情张起灵一直把他当小白了。“我往天上打,一会儿你注意反光啊”

【4 原著向】最后一程

忽然想到一个脑洞……
想写盗八里吴邪追小哥去长白那几天都发生了什么
用原著风第一人称或者第三人称写,

都是好久好久好久以前写的了,有没有想看的?

 

 

 

 

 

 

 

 

  

 

 

 

 

 

评论(39)
热度(99)

© Adri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