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rianne

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

瓶邪only
愿他们白头偕老,一生平安

我爱锦鲤,我要吹爆他

【瓶邪】安于现状

安于现状

-接180更新
-小段子摸鱼

  黑瞎子说完之后就没再说话,其他的人也都散了,该养伤的养伤,该烤火的烤火,我有点不知所措就看张起灵看着我然后指了指身边的空位。我会意的点点头然后走过去挨着闷油瓶坐下。

  不知道是不是失血的原因我觉得张起灵身边很冷,他的皮肤很苍白在篝火下面非但没有温暖起来反而更加的冰冷,我皱了皱眉头,张起灵本来在闭目养神忽然间就握住了我的手,很凉但是我一点都不想放开。

  我脑子里还是一团乱麻,这件事情的背后是什么,究竟是谁在操控这一切,我很抗拒这种思考,这就像是一种自虐不断的强迫自己把每一件事情梳理清晰,我记得当年我推演的时候好多次都把自己弄得头昏脑胀想要扶着墙呕吐。

  刚才我们猜测的是有人看着二叔做这些事情,那个人是谁是现在最大的谜底,也许是汪家人,只有那些苟延残喘的汪家余党有这种能力。我本应该是这么推测,但是我心里却有另一个猜想不断的强调着他的存在感。

  三叔

  这件事情的起点就是三叔,而后来才牵扯出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如果是三叔的话也有动机可循,他想要结束这一切,不单单去偿还也想要去抹去这一切的存在,做到真正的结束,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二叔很可能不会被威胁而是同盟,可要是这样难道二叔也想我去死么?

  我不能相信,但我也不能相信三叔会去威胁二叔,他们两个老狐狸到最后谁威胁还不一定。

  对,二叔是老狐狸怎么可能受制于人?什么东西能让他感受到威胁而不得不去当这个演员。我努力的去思考,忽然想起之前的那一段分析,二叔很肯定我会没事的,难道是有人用我来威胁二叔么?

  我心里越来越焦躁,脑子嗡的一声,不敢再想下去。

  这时候张起灵捏了捏我的手,我缓过神来,看着他他也在看着我,看着他那一双眼睛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他指指自己的大腿示意我躺下去,我看看他最后还是把脑袋枕在了他的大腿上,我们这些天摸爬滚打身上的味道好闻不到哪儿去,不过这个档口也没空想那么多了。

  我刚躺下,张起灵就伸出手替我按摩太阳穴,他还有伤在身我不想这么麻烦他,但是这丫根本不让我说话,手上力气也大我根本起不来,到最后只好任着他。

  张起灵的手法很好,之前胀痛的脑袋被舒缓了不少,慢慢的我的困意就上来了,我知道这是张起灵强制性的要我休息,我也放松了身体,太阳穴传来微微的温度,我那时候什么都不想了,我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预兆,但是至少在这一片宁静中我想安于现状。

  张起灵的手没停,一带一过间我嗅到了空气中浮动的淡淡的血腥味,我就在这种味道里感官变得迟缓,慢慢阖上眼睛。

  半梦半醒间我好像听见张起灵在说话。

  他说“会好的。”

  “不会有事的。”

――END

感谢观看√
请用评论和小红心小蓝手来鞭策我!万分感谢!

文章合集

话说你们有发现隐藏彩蛋吗?小哥最后那两句话省略了主语啊!

明天如果有空的话想写一个稍微长一点的短篇,用来夸夸吴邪

 

评论(17)
热度(326)

© Adri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