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rianne

AA要变强!

我爱锦鲤,我要吹爆他

【瓶邪】流言之前(8)

-星际ABO
-前文戳主页

  经过这一小段插曲,迎新会结束后吴邪也不想回宿舍了住了,要不然见到苏恒忆多尴尬,他可不是什么圣父,别人明着暗着说自己,自己还能对他笑脸相迎,就算他看见苏恒忆不嫌难受,人家看见他还嫌恶心呢,万一两个人一言不合打起来可就糟了,再给有心之人留下把柄那又够他受的了。

  权衡之下他决定去张起灵的宿舍住,反正房间够大住两个人也不觉得挤,而且张起灵之前就向他发出了同住邀请,他现在答应去住也不算晚。他把这个想法和张起灵一说,张起灵马上就点头答应了,事情进行的如此顺利让吴邪心情也好了不少。

  吴邪和张起灵回到宿舍的时候,黑瞎子正坐在客厅看电视,另外两个舍友则在自己的房间看书学习,毕竟他们三年级了,四年级的时候大多数的人都会选择去军部实习,毕业之后直接就可以在军部任职,几乎没有时间待在学校,所有需要处理的事情或者考试都压在了三年级,忙得不可开交,也就是黑瞎子这种一天到晚都不知道干什么的才有空去迎新会瞅两眼,瞅到一半又觉得无聊回到宿舍看电视。

  “一个哑巴的味儿就够大了,你个小崽子怎么也来了?”黑瞎子看他们回来可一点都不欢迎,甚至有点嫌弃。吴邪也不客气,仗着张起灵在后面跟着就对着黑瞎子翻了白眼。

  “我们四人间的宿舍从今晚开始就要变成五人间了吗?”黑瞎子的目光在张起灵和吴邪二人身上转来转去,又看着吴邪说:“你住哪儿啊?客厅肯定不行,我可不想一早上出来迎接我的是alpha的味道,我觉得厕所里面那个大浴缸挺好的。”

  “我还嫌弃你臭烘烘呢,我和小哥住,你去住浴缸吧。”吴邪说着的时候,张起灵懒得搭理黑瞎子已经抬腿往屋里走了,吴邪一看到就赶紧快走几步追上去,握住张起灵的手,而张起灵回头看了吴邪一眼,手掌张开把吴邪的手握在手心里。

  黑瞎子看着他俩的动作,调笑道:“你们俩都是alpha啊,腻腻歪歪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有一个是omega呢,睡一起信息素味不冲吗?”

  “我乐意,略略略略略略。”吴邪再被张起灵拽进房间之前还不忘了对着黑瞎子做一个鬼脸,奶的不像是个铁血alpha。

    吴邪一进屋连衣服还没换就躺到了张起灵的大床上,在床上滚了两圈又坐起来两只眼珠子四处乱看,看见什么好玩的就过去翻两下,张起灵的房间整洁的不像是人住过的样子,吴邪这么乱看乱碰的,反而变得温馨许多。

     张起灵也不在意,任着他的小少爷在屋子里胡作非为,不一会儿吴邪身上茶叶淡淡的香味就洒了一屋子,和张起灵身上的松柏味意外的融洽。

  “小哥你快把通讯器打开看看,看看二年级那位同学有没有开始表演?”吴邪看够了才开始弄正事,他嘴上催着张起灵,但手上已经把张起灵的通讯器从张起灵的裤袋里掏出来,然后利落的用指纹解了锁――张起灵拥有通讯器的第一天,吴邪就把自己的指纹录了进去。

  吴邪登上星际网,果不其然,那个二年级的刘丧又在网上放了一段视频,题目是《吴家小少爷欲用权势压人,po主心里苦》

   视频内容只放了一段,算得上断章取义,而且报道内容则很讨巧,适度的卖惨和批判,很容易就让人站在他那一边。吴邪看着报道冷哼一声,然后立马注册了一个小号把张起灵之前录下的整段视频都放在了这条新闻下面,然后附上一句话[明天12点之前在班内恭候博主,如果不来律师函如期奉上]

   吴邪打完这句话还特意给张起灵看了一眼说:“小哥你看我这个逼装的好不好,我觉得这句气势特别足,有一种星际海盗的感觉”

  “洗澡去”张起灵没理吴邪,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的一套睡衣扔到吴邪头上,把吴邪砸的诶呦一声,然后特别憋屈的往浴室里走,好像一个夹着尾巴的小狗。

   等他洗好换好衣服出来之后,张起灵也换好了衣服,头发有点湿漉漉的坐在床上看书,他估计去别人的宿舍里借了浴室用,因为以前张起灵怕吴邪睡不好长不高所以他们家睡觉的点雷打不动。

  吴邪钻进被窝,还往张起灵那边拱了拱,呼吸间都是张起灵身上的松柏味。

  吴邪知道两个alpha在一起肯定是同性相斥的,从心底涌起来的那种敌视,他也对其他alpha有这种感觉,哪怕是作为发小的解雨臣,分化的时候还经常因为情绪不稳定打起来,现在稳定下来,有的时候味道大了也会吵嘴架。但是他对张起灵就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甚至觉得张起灵的信息素味道很好闻,是清冽的松柏香,哪怕面对面,挨得再近也不会有受到威胁的感觉,反而会有一种安全感。

  “小哥,你会觉得我臭吗?”臭――是alpha对alpha信息素味道最常用的形容词。

  张起灵摇摇头。

  “那小哥,你讨厌我吗?想不想一巴掌把我打出去?”吴邪又问

  张起灵摇摇头,奇怪的看着吴邪,好像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我也不会讨厌你诶,也不会觉得你臭,其实你的信息素味道还挺好闻的――”吴邪笑了一下,当一个alpha夸赞信息素味道好闻的时候,更多表达的是‘我看上你了’的意思,不过吴邪显然没想那么多,张起灵十分受用吴邪这一句无心的话。“小哥,这是怎么回事啊?咱们不是alpha吗?按黑瞎子的意思,咱们俩现在应该打起来。”

  “习惯了。”张起灵说,笑意直达眼底,然后关了枕边的台灯,房间一下子就暗了下来,声音也只剩下他们交错的呼吸声。

  他们两个人从小在没分化的时候就在一起,那个时候吴邪怕黑,就经常会钻到张起灵的被窝里,小孩身上还带着淡淡的奶香,于是张起灵的被窝里就充满了奶香味,后来张起灵分化了,吴邪还是一浑身奶味的毛孩子,只觉得他哥哥的胸膛变得更结实了,一到晚上照样往张起灵的被窝里钻。

   直到吴邪分化,张起灵也去军校上课了他们俩才分开睡觉,这还不是因为alpha性别的问题,而是吴邪忽然觉醒了雄性自尊这种东西,觉得自己该是个男子汉应该自己一个人睡觉了,不能老赖着张起灵。

  而今天是他们吴邪分化之后的第一次同床,吴邪怕冷,睡觉的时候总喜欢往张起灵怀里钻,他的脑袋就在张起灵鼻子下面,张起灵一呼吸就是吴邪身上的味道,他身上还是有一股奶味,然后是淡淡的茶叶味道,小男孩和成熟alpha的味道都在他身上,融洽的在一起比omega的甜味还要诱人。

  张起灵轻轻的搂住了吴邪,然后才安稳的闭上眼睛。

  他们从分化前,一直到分化后一直都在一起,彼此的味道都融入了骨血里,又怎么会觉得讨厌呢。

――TBC

这一章发糖那下一章!还是打丧丧!

我的囤稿已经用完了,现在开始luo更,所以字数会少一点
然后更新时间在十点之前,如果首页刷不到可以到主页看看,主页没有那就是真的没有了。大家早点睡不要熬夜,熬夜会秃的。AA现在头发一把一把的掉QAQ

评论(22)
热度(201)

© Adri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