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rianne

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

瓶邪only
愿他们白头偕老,一生平安

我爱锦鲤,我要吹爆他

【瓶邪】流言之前 (9)

-星际ABO
-前文更新了的宝宝戳合集没更新的宝宝戳主页(对不起我太懒了
-求求lof别再限流了

  第二天早上吴邪到教室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了,联邦军校向来男女比例悬殊,女alpha一个年级都挑不出一个,而女beta都是选择医学系或者机甲研发,除了公共课都不是在一个校区上课的,一年级刚开学还是公共课居多,所以罕见的女孩子们也都坐在教室里了,吴邪他一进门就引起了小小的骚动――吴邪2S的精神力与比赛视频已经在星际网上的爆红了,风头早就盖过那些黑帖。可吴邪并不是一个很喜欢热闹的人,虽然有的时候他唯恐天下不乱,但真正被许多人注视围观的时候还是浑身不舒服。

  吴邪下意识的挠挠脖子,在教室里快速扫视,想找到一个熟人挨着坐,他本想找解雨臣的,但是解雨臣向来是个精致男孩,不到准点是不会来的,于是他只好找了一排空座坐下,黎簇就在他身后进门,看见他就直接坐到他旁边的座位上。

  吴邪也不好意思说这座位是给解雨臣留得,黎簇坐了就坐了,谁让解雨臣来得晚,没有好座位也是他自作自受。就是这黎簇,坐下的瞬间竟然带来了一股甜味,腻的人发慌,吴邪捂着鼻子扇了扇:“你喷香水了吗?怎么身上味儿这么大?跟omega似的。”

  “啊?”黎簇被说得一愣,赶紧闻了闻自己身上,一脸茫然的说:“我闻不到啊,哪儿有味儿?”

  黎簇是beta,信息素的味道他是闻不到的,可是这学院里的不是alpha就是beta,哪儿来这么甜腻腻的信息素啊。吴邪皱了皱眉毛,又扇了扇味儿,懒得再想。

  “老哥,你以后是不是不回宿舍了?我看你在星际网上的发的了,今天中午是要约架吗?”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都慕强,自从黎簇看到吴邪2S的精神力和操作技术之后,立刻抛下了之前的偏见,虽然心里还有点不服气,但大体上已经把吴邪当作一个小目标了――他的大目标是张起灵。

  “不约架,校内打架要扣分的,我可是遵守校规的好学生。”吴邪说

  “那你叫他来干吗?杨好和苏万他们本来还打算看热闹。”黎簇说,正好这个时候苏万和杨好也慢悠悠的进教室了,看见黎簇还吹了个口哨算是打招呼,他们几个分在一个教室了,就是宿舍不一样所以杨好他们没有和黎簇一起来。

  “我看看他长什么样,等过一阵子休假到校外蒙个麻袋揍他。”吴邪说,他其实就是想看看这个一直针对他的人到底长什么样,至于到校外打架也不是不可以。

   这时候屋里的人又是一阵骚动,他们抬头一看原来是苏恒忆来了,苏恒忆长得精致,实力也不差也成了校内的一个风云人物,听说迎新会上有好几个alpha对他抛出橄榄枝,但他都拒绝了。

  “你怎么没和他一起来?”吴邪看见苏恒忆顺嘴问了一句黎簇,现在哪个宿舍应该只有苏恒忆和黎簇两个人。

  “苏恒忆?”黎簇问了一句,说实话黎簇对他的好感已经少了很多“他昨天晚上回宿舍脸色就很差,也不知道怎么了,回到屋子里就把门反锁了,我早上想叫他都没办法。”
  “哦,这样啊。”吴邪漫不经心的答应了一声,他本来就不太关心这件事,只是没话找话随口问了一下。

  苏恒忆很意外的坐到了角落的位置,不过选座位这种事情也都是自己开心就好,有的觉得前排舒服,有的觉得角落舒服。

  很快就到了上课时间,解雨臣是在离上课还有三分钟才跑进来,特别苦逼的坐到了最角落的位置,正好在苏恒忆的后一排,路过吴邪的时候还特意对着他竖了个中指,而吴邪回敬一个白眼。

  第一节课是将机甲研发的基础课,讲的是机甲的运行原理以及各个部件的作用,讲课的是齐家的老家主,这也是联邦军校能制霸军校届的另一个原因,联邦的现役将军或者退役将军都可能来军校讲课,这齐家的老家主精通奇门遁甲,风水八卦,战场上布阵也是一绝,对机甲的造诣也很深,但很奇怪的是这老人家无儿无女,现在齐家交给一个过继来的孩子打理,他老人家悠哉悠哉的来学校上课。

  “诶,你记这么多干吗?”吴邪一瞥就看到黎簇在本子上奋笔疾书,连零件图形都画上了,就差没把书照搬着抄一遍。

  “靠,你不写吗?”黎簇看吴邪跟听故事似的听老师讲课,连笔记也不记,大吃一惊“精神力高也不是这么玩的啊,老师说不是过几天会考机甲组装吗?”

  这一学期大半本都是在讲机甲那个零件起什么作用,和那些零件连在一起方便操操控。以及如何才能让能源达到最高的利用率。这些东西都是他三叔编成顺口溜从小就念给他听得,而吴邪小时候的玩具就是这些机甲等比缩小后的模型,闭着眼睛都能安上,自然不怕这些考试,那时候是因为他们不确定吴邪长大后会喜欢什么,所以全方位教学,而事实上在吴邪看来他们未来作为一个战士对这些东西根本不需要了解这么深,要不然连战士都可以拼机甲,要机甲研发师干嘛。

  “你以后又不需要去研发机甲,没必要知道这么细,知道机甲怎么组装就可以了,齐老师讲课多有意思,你仔细听他讲课……啊我靠!”吴邪说到一半脑门上就被扔了一块小饼干――齐家主喜欢吃甜的所以习惯随身带饼干。

  “小吴同学,认真听课不许说话,小狗尾巴都要翘上天了。”齐家主在讲台上说道,吴邪乖巧的点了点头,他算是他们这一辈里最讨人喜欢的孩子了,各家长辈都很宠他,而齐家主也没有训他的意思,更像是一种长者装样子的惩罚。

  “靠,这老师脾气这么好吗?”黎簇惊讶的看着正在偷偷吃饼干的吴邪,吴邪翻了个白眼:“齐老爷子以前欺负过我家狗,那个时候我爷爷还在,带着一帮狗子狗孙把齐老爷子围在他家出不来,从此以后齐老爷子看见姓吴的和狗都绕道走。”

  上午的课很快就上完了,下课铃一打吴邪转头打算看望一下角落里的解雨臣,发现丫趴桌子上都睡着了,吴邪看了下时间,离预订的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他就走过去把解雨臣给拍醒了:“你怕不怕齐老爷子告诉你师傅,你上课睡觉。”
  解雨臣睁开眼睛一看是吴邪,立马翻了个白眼:“你快别提了。”解雨臣抬头一看发现苏恒忆走了才说:“你亲爱的舍友身上的味道那个腻的哦,快熏死我了。”

  “苏恒忆?”

  “对。”解雨臣一脸的生无可恋,要知道他们这里就两个人,而且alpha五感都很很敏感,“他一个beta喷什么香水啊,上到最后一节课味儿才散了。我第一次这么厌恶alpha灵敏的嗅觉。”

  解雨臣站起来收拾东西,看了眼吴邪好像想到什么:“你今天中午约架是吧?那行吧我先去食堂了,到时候记得告诉我结果。”

  “你快走吧,怪碍眼的。”吴邪故作嫌弃的说,解雨臣也没搭理他收拾完东西就离开教室了。

  下课后的教室是没有人的,吴邪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坐在教室里,终于在约定时间的前一分钟等到了哪位无数次造谣他的刘丧。

  刘丧高高瘦瘦的,带着副很厚眼睛,面相倒是挺斯文的,不像学机甲的倒像是干金融业的。他也不拖沓,直接坐到吴邪面前的座位上,推了下眼镜说:“我是刘丧。吴邪你到底想干什么?别以为一封律师函我就会屈服。”

  吴邪只觉得好笑,为什么这人这么理直气壮,甚至还带着点高傲,他一个被家里人捧在手心的小少爷,一来到军校连着被两个人蔑视了,一个叫苏恒忆,另一个叫刘丧,他是多惨啊。

  “你为什么偷拍我?”吴邪内心平静了一下,然后绷住脸让自己看上去高深莫测,这是一招是他跟张起灵学的,脸上没表情的确很能唬人,就算你的心里在讲相声别人看你的脸也会觉得你深不可测。

  “呵,为了让我男神赶紧离开你。”刘丧很直接了当的说,这种直接倒是把吴邪惊得一愣。

  “你男神……?”吴邪迟疑了一下然后猜测道:“张起灵……?”

   刘丧点了点头,然后说:“你不过是想压榨他,利用他,我男神就是太善良没有认清你的真面目。而你连着整个吴家本质都是绣花枕头罢了,借着我男神的名声让人觉得你们还有救。”

   吴邪被刘丧说得一脸懵逼,他缓了很久才捋清楚,然后看着刘丧说:“我觉得你病的不轻,现在应该还有救。”

  “别打马虎眼,这么多年你们做的每一件事我都看到了,你能糊弄别人可糊弄不了我。”刘丧冷笑道,而吴邪从这句话里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刘丧其实一直都想偷拍张起灵,顺带摸黑他,一想到这儿吴邪心里就十分的不舒服,有他在别人别想靠近他哥!

  虽然吴邪心里已经气成了一只河豚,但表面上还是冷着脸,他其实已经思考过一阵的长假应该到哪里把刘丧揍一顿的事了,连作案工具去哪儿买都想到了。

  而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门口忽然冒出一个人头叫了吴邪一声,这下刘丧和吴邪均是一惊,等吴邪回过神来的时候,刘丧已经跑到窗户边上准备跳下去了,跳下去之前还不忘了留下一句:“吴邪你他娘的还找外援真臭不要脸。”

  吴邪好笑的看着刘丧消失在窗户口,再转过头发现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寸头的小男孩,穿着预科的校服,吴邪还懵着呢,他不记得自己认识这样的小男孩儿啊,等那个人走进了吴邪看清楚这人的眉眼才想起来,这是他们家附属家族白家的孩子,白蛇的妹妹白昊天。

  “你快跟我过来,到教室里来,你怎么偷跑来了?”吴邪眉头一皱,赶紧把白昊天往屋里带,还特意看看门口有没有人看见,他记得白昊天是omega,军校是不允许omega进入的,“好好一个omega怎么弄得像beta一样?”

  “我现在就是个beta啊。”白昊天听吴邪这么说,立马转过身给他看后脖子,腺体的位置现在有一道小小的疤痕:“我去把腺体摘除了,以后我也可以上战场了,我今天刚进预科,特意过来看你,想让你给我签个名我好沾沾第一的福气。”

  “你把腺体摘了?你哥没疯吗?”吴邪吓了一跳,社会对于omega的歧视远没有当初那么严重,omega心思细腻,在机甲研发以及指挥方面都有优势,甚至有专门提供给omega的军事学院,从哪里出来的omega指挥官很多,但都是在后方布阵指挥,其他领域omega也逐渐多了不少,可是前线和战场仍是omega的禁区,毕竟一旦发情造成的后果不堪设想。但也不是完全的没有方法,比如说像白昊天这样摘除腺体,成为一个beta,只是这个方法失败率很高,稍有不慎omega就会死亡。

  “想要实现梦想总要付出一点什么,我这不是成功了么。”白昊天摸摸自己的后脖子笑着说道,她从分化起就特别不甘做一个omega,虽然她是个女孩但他还是向往战场,尤其是跟着他哥哥去看吴邪预科的毕业考试,那场机甲战斗真可谓是让她眼花缭乱更加坚定了要上战场的心,于是她毅然决然不顾家里人反对冒着百分之70致死率去做了腺体摘除手术,不过就像她说的为了梦想总要付出什么,她觉得冒这点险很值得。

  就在这时吴邪的通讯器响了,他看了一眼是张起灵叫他去吃饭,吴邪赶紧帮白昊天签了个名就跑了,还问白昊天要不要一起,白昊天拒绝了说要回预科的教学楼。白昊天其实很仰慕吴邪,像是在仰慕一个偶像一样,她很希望自己未来能够像吴邪那样强大,但她心里也清楚,那只是仰慕而已,虽然他们很熟悉,但她没有理由介入吴邪的生活。

――TBC

相信小苏同学的身份你们也猜到啦,但是文章里真正揭露出来还会要等一阵,小白同学出场了,嘻嘻嘻我好喜欢小白哦。丧丧,小苏,小白,概括来的形象就是毒唯私生饭 无脑黑 理智粉。

评论(18)
热度(179)

© Adri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