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rianne

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

瓶邪only
愿他们白头偕老,一生平安

我爱锦鲤,我要吹爆他

【瓶邪】刺猬

-给 @莫佳九 的生贺,祝汪汪生日快乐
-雨村向

  高海拔的地方连空气都是凉的,挟着风涌入山体间深不见底的缝隙,凉意却依旧没有消散,甚至吹得吴邪打了一个寒颤,他的确很冷,之前他刚从水里出来,唯一的一条内裤还被用来对付了陈皮阿四,现在浑身赤裸着,在这无限接近于地底岩浆的位置,皮肤所接触到的空气依然是薄凉的。

  幸好他看到岩石上有张起灵留下的衣服,这还真如张起灵当年所说,在这里他像一个初生的婴儿,什么都不需要。张起灵不需要,吴邪却是需要的,不然在他从门里出来之前吴邪先冻死了那是多大的笑话。

  穿上了衣服,稍微暖和了一点,但这里较常温还是要冷一些的,而散发着巨大凉意的正是面前的青铜巨门,青铜门是冷色的,它占据了绝大的位置,于是连周围也在衬托下变得冷而阴暗,这里没有适宜的温度,没有阳光,也没有水,这里不适合任何生物生长。吴邪走到青铜门前,迎面的凉意更甚,他想不到张起灵是如何在这种毫无生机的地方待过十年。

  不过仔细想想却又合理,张起灵那种薄凉的性格与这地方倒是十分的相似。

  吴邪又靠近了青铜门一些,将手掌贴上凹凸不平的青铜,似乎想通过这门感受张起灵的心跳声,感受他的温度。然而他所能感受到的却只有一片冰冷,但这并不影响吴邪的心情,此时此刻他的目光变得温和了许多,不论今天结果如何,这长达十年的反击都会落下帷幕。

  吴邪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仿佛将十年里压在他心头的浊气都呼出去了一样,然而这种平和的状态却因一声巨响戛然而止。

  那巨响就在吴邪身后,发出的一瞬间吴邪便条件反射的转过了身去,只见地面上多出了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这让吴邪愣在原地,虽然看不清面容但他不敢上前,因为他有一种直觉那人是胖子。

  还没等吴邪缓过神来,又是一个人影被从上方抛下,重重的砸在岩石上,这个人依旧是血肉模糊,吴邪只是匆匆一瞥便浑身发抖,他看见那个人身上粉红色的衬衫,但是这一切都没有给吴邪缓和的时间,人影一个接一个的从上空掉落下来,先是跟着他来的伙计们,在然后是秀秀,是潘子,是阿宁,是云彩,还有所有的陪他走这一条路的人。

  吴邪的目光已从刚刚到来的平和,变得空洞起来,信息太多他接受不过来也抗拒去接受,他无法发出声音,也无法动弹,仿佛被什么东西牢牢按在了原地,直到一声巨响,身后的青铜门在刺耳的摩擦声中缓慢的打开,吴邪逃也似的跑到青铜门里。

  他什么也顾不上了,脑海里只有张起灵三个字,他觉得只要有张起灵在,那么他一定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张起灵会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然而当他冲进青铜门后,迎接他的却是寒冷至极的空气和一堆碎石。

  吴邪开始颤抖,甚至连牙齿都开始打颤,他慢慢的蹲下然后蜷缩起来,眼泪下意识的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流下来。

  “吴邪。”

  吴邪再一次睁开双眼,就看见张起灵的脸,那双鲜少带着情感的眸子里有一丝关切,吴邪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被汗浸湿,虚脱了一般的躺在床上,他愣愣的看着张起灵才慢慢的回过味刚刚的一切都是梦。
 
  “吴邪?”张起灵见吴邪不应声,又小声的叫了一次,这一叫吴邪才回过神来,抹了一把脸说:“我没事,做噩梦了。”

  张起灵又上下打量了一遍吴邪,似乎在确认吴邪说的话,然后替吴邪盖上了被子才重新回到床上躺下,张起灵的动作很轻,也很温柔,他的体温不高但在不经意间触碰到吴邪的时候还是带来了一丝热气,让吴邪在这些细小的动作中确认到身处在现实。

  吴邪看看身边的张起灵又看看天花板长舒一口气,他们已经从长白山回来两年了,除了刚开始的几个月他已经好久没这般过了,刚才的噩梦如此的真实,冰冷的青铜门,冰冷的张起灵,还有那些丧命的朋友,都叫他胆战心惊,其实有张起灵在他已经很少做噩梦了,他也以为自己都放下了,一切都过去了,然而现在看来那些他恐惧的东西仍像是梦魇一般在缠着他,那些东西反而让他分不清现实与虚假。

  就像是当初从蛇沼出来一样,现在的吴邪也不知道这一切是他在濒死之际幻想出来,还是真真切切存在的,这样平淡的生活便是如漂亮的泡沫,仿佛在不经意间一个小小的举动都会它破碎消失。

  十年来自诩不怕死的吴邪,现在却害怕这样的生活成为泡影。

  而这种恐惧下也让那些噩梦,出现的频率更多,他梦见,那些至亲好友都在他的面前死亡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还梦见张起灵失去了记忆与他在青铜门前走过,他站在原地但张起灵却连一眼都没有落在他的身上,他曾经以为张起灵是否记得他都不重要,但是现在看来他还是放不下。

  这些噩梦侵蚀的后果便是让吴邪更难的分清现实与虚假,甚至在夜晚,当张起灵侵入他的身体时,吴邪也会猛然从欢爱中清醒,然后叫一声小哥,这时候张起灵会停下动作,来看他的眼睛,四目相对时吴邪才会觉得这是现实,然后他们才会继续,吴邪会伸出双臂搂住张起灵的脖子,修长的腿也盘在张起灵精瘦的腰上,整个人恨不得贴在张起灵身上,他想多感受一下这具火热的身体,感受张起灵在他身体里冲撞。

  张起灵通常都能察觉到吴邪在欢爱时的失神,他便会加重力度,几乎是凶狠的入侵吴邪的身体,除了身体更像是希望他们的灵魂也可以在欢爱中交融,他会用手拨开挡住吴邪眼睛的汗湿的刘海,让吴邪能够清晰的看到他,看到他的眼睛他的身体,叫吴邪知道他真真切切的陪在他的身边。

  这一切都是现实而并非泡影梦境。

  其实最一开始,最不能适应如今生活的是张起灵,他的一生都是在为张家而活,所做的事也都是为了张家,他毫不怀疑自己会在老去前死在任务的途中,或是在青铜门后度过他漫长的岁月,但却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和吴邪胖子留在小村落中生活。

  没有使命的束缚让张起灵有一些不知所措,但像往常那样,他的情绪是不会外露的,他用冷漠包裹住自己,掩盖住自己的不知所措。但是他没有办法将一切都伪装好,像是他无法伪装自己无法放松下来的神经。

  他和吴邪睡在一起,他的神经绷得很紧,甚至连吴邪翻一个身他都能醒过来。那个时候吴邪也是整夜整夜的失眠,一切的结束非但没有让他们解脱,反而让他们不知所措。他们两个便在昏暗的屋子里对视,并不说话,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对方,试图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这十年的过往,但是从眼睛里是看不见这些的,他们只能看到对方的眼睛里有他们自己和满满的温柔。

  他们都是经过命运洗礼过的人,他们的力气都用在与命运的搏斗中,唯一的一点温柔全数交付给了对方。他们没办法将身上的担子全部放下,没有办法将责任置于身外,但只要他们还完全属于他们自己时,所有的温柔所有的情感都属于对方。

  他们都是挣扎在生活与命运中的普通人,张起灵在青铜门里曾无数次的去想起吴邪,想他的模样想他的声音,生怕自己忘却,但是时间在冲刷他的记忆里,即使是这样的牢牢记挂,他想起吴邪样子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但好在他还是记得。

  遗忘并不是什么难以开口的事情,吴邪也曾在十年里遗忘过张起灵,他也曾想不起来张起灵的模样,但是在他们见面的第一刻,那些曾经的经历都涌上,鲜活的在眼前重现。

  遗忘也算是一种人性的体现,而神有了人性才能变成人。

   张起灵从石头成为了人,而吴邪一直都是人,他们有人性也同样有神性,他们在大千世界中渺小的可怕,却又无比坚强。

   其实他们像是刺猬,张起灵是,吴邪也是,冷漠与狠厉是他们背后的刺,直到现在他们仍旧在用刺抵挡着生活中的不美好,他们会遗忘会害怕会对如今的生活患得患失,却也会将自己最柔软的地方展露给彼此,在如同寒冬一般的世界中紧紧拥抱,互相取暖。

_END

评论(6)
热度(273)

© Adri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