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rianne

AA要变强!

我爱锦鲤,我要吹爆他

【瓶邪】吴驴

-依旧是斗地主输的字数,憋问了,我和喵呜太太被锦鲤单方面碾压,她一局没输QAQ
-巨ooc码完这篇怀疑自己是黑粉蛤蛤蛤蛤蛤蛤蛤

1
  如果能回到当年,回到那一天,我将狠下心来,弄死黎簇,让他没有机会给我寄快递。

2

  把张起灵接出青铜门监狱之后的每一年八月十七,我们嫩牛五方偶像男团都会齐聚在雨村回忆一下当年的辉煌,开个表彰大会。其实就是五个年纪加起来快三个世纪的老大爷找一天偷个懒泡个脚脱离一下快节奏的生活。

  我一说这句话,小花就呛我说,只有他是忙里偷闲,剩下的我们四个就是四条咸鱼,找一天翻个面而已。他这么说我肯定不服,还想跟他扯皮,没想到丫拿出欠条怼我脸上,真的是塑料发小情。想起来前一阵他微信头像改成了两个大字“还钱”,我就改成了“没钱”并且还撺掇小哥把头像改成了“张家穷”,胖子一看我们都改了,他也把头像改成了“雨村穷”

  瞎子看了还说我们不带他玩,然后第二天头像就变成了一个“穷”

  后来更有意思的是张海客还给闷油瓶发微信问是不是我说什么了让张起灵对张家有什么误解。

3

  晚上吃饭的时候,都喝了一点酒,闹哄哄的什么都说,胖子就举杯说:“让我们欢迎小哥又回家了!”

  我笑骂道:“什么叫又回家了,你他妈年年在今天把他接出来,然后明天再送回去吗?”我又看了看表,现在十点多了就说:“还有俩小时就得把小哥塞回青铜门了,大家有什么话赶紧说啊。”

  胖子哈哈一笑说:“再接接出来的就是那个什么万奴王了”他对我们举杯:“欢迎小哥回家三周年”

  张起灵坐在一边没什么表示,也不说什么话,他只是看着我,然后握着我的手腕用手指抚摸我那几条快消失的伤疤。我轻轻拍拍他的手背告诉他没事的。其实那些悲伤那些苦难都跟手上的疤一样在慢慢的消失,再过几年那些曾经不肯提起的故事没准就要变成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世界上没什么痛苦需要一辈子记在心里,只要我们都活着,还能坐在一起泡泡脚聊聊天就可以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忽然来了个老大爷,大声喊道:“吴驴!吴驴是谁!有你的快递!吴驴!”

4

  张起灵拿着快递盒回来,看着上面的名字皱了皱眉毛又看了看我,迟疑的说:“……吴邪?”

  场面忽然安静

  紧接着黑瞎子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除了我和张起灵剩下的三个玩意儿都笑了起来,而且笑得根本停不下来,后来我们家响起如驴叫般的笑声。

  我抢过快递盒去看,发现上面那字写得太丑了,邪字写得跟驴一样,这是多大仇多大怨啊,把我的名字写得那么丑。

  后来直到临睡前小花他们三个看到我,还叫我吴驴,胖子更过分,他甚至和小哥说:“小哥,你叫驴驴来泡脚。”

6
  当天晚上我就做了噩梦,我梦见我去长白山接张起灵,他含情脉脉的看着我说道

  “吴驴,你老了。”

――END

吴驴这个梗将会成为我至少一个月的快乐源泉

 
 

评论(54)
热度(890)

© Adri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