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rianne

AA要变强!

我爱锦鲤,我要吹爆他

【瓶邪】恋爱游戏 ⑦

-第二个世界
-前文

  张起灵一下课就从班级里出来了,6班虽然是差班但是学生都挺不错的,也没有多叛逆,班级里气氛相当不错,但是张起灵深知自己融入不进去,待在班里会格外突兀。这对于他自己没什么影响,他待在哪里都是一样的,所以他索性从班里出来了省得给别人找不痛快。

  他本想着到操场上画几张速写,结果刚下了一层楼就让几个人拦住了。来人是实验班的陆任,他曾经的同班同学。张起灵抬起眼皮看了一眼,他习惯了这些找茬的人也懒得理,还没等对方说什么就从那几个人身边绕开。

  他这种态度让陆任很不爽,一个挺身直接站在了张起灵面前,陆任比张起灵高一点,他仰着头做出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好像连看张起灵一眼都会脏了他的眼睛一样。“你是不是偷了陆任的手表?”陆任身边的另一个男孩问道,张起灵没说话,淡淡的看着眼前拦路的这几个曾经的同学。

  “你说话啊!是不是你拿的?!晚上学校里只有你一个人在画室肯定是你拿的!”张起灵的态度有点激怒了那个人,他拔高了语调,这本来就是下课时间所以吸引了不少人来围观,周围嘁嘁喳喳的都在讨论发生了什么,这些言论都是一边倒向陆任的。

  陆任很喜欢这种被人围观的感觉,于是更得意了,看着眼前的张起灵眼神里全是鄙夷,说道“赶紧把表拿出来,然后给我道歉。”他说完还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张起灵仍旧没说话,这时候陆任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于是声音也大了起来,揪起张起灵的领子就喊道“我他妈说的话你听见没有,赶紧把表拿出来?!别人的东西也好意思拿?你他妈贱不贱?”

  这话可以说是非常难听的,但是张起灵连眉毛都没皱一下,仿佛这一切事情都与他无关,他不在乎。当然这样的态度很容易激怒陆任,陆任马上就要抡起拳头了,就在这个时候他身边的人告诉他老师来了。

  张起灵听了这话眼睛动了动,把脸转向那边就看见两个人影匆匆的赶了过来。他一眼就认出来前面的吴邪,那是他的班主任。吴邪很干净很好看和曾经的每一个班主任都不一样,这个人给他的印象也就到此为止了。

  这时候陆任松开了张起灵的领子,走到了两个老师面前,低着头一副认真认错的样子“抱歉老师,给你们添麻烦了,是我太不懂事了。”

吴邪看着眼前的学生一眼然后马上把目光放到张起灵身上,张起灵也在看自己,但是在他们对视的那一刻张起灵就把脸转过去了。还是这尿性,吴邪心里想,然后看着眼前的学生说“没事,告诉老师发生了什么。”

  陆任还没开口就听他身边的人说“老师!张起灵偷了陆任的手表还不道歉!”吴邪听了内心里嗤笑一声,张起灵身价堪比周杰伦哪能惦记你一块手表啊。他心里是铁定不信张起灵能干出这种事的,但是这帮围观的学生信啊,刚才那人话一出口周围就炸开了锅,都在讨论这件事。

  “肯定是张起灵干的吧,他之前不就偷过东西吗?”

  “看他那穷酸样一看就是,他这一下子就给他们的新老师留了个深刻的印象,他现在在6班吧?6班都那德行”

  “…………”

   吴邪听着这些话,心里的怒气值蹭蹭上涨然后再看张起灵那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看着眼前陆任乖巧完全让人生不起气的样子,陆任长得好在实验班成绩也好,家里还有钱,人缘更是不错而张起灵,他们就是两个极端,冷漠孤僻独来独往这大概就是张起灵留给别人的印象了……吴邪看向张起灵那一边,少年就这么站在那里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好像这事情在他眼里就是一出闹剧,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受人欺负的小可怜。好的这很张起灵,吴邪在心里默默吐槽道。

  “好了,安静!”槐安老师说道,老师的威慑力在哪里放着,周围的声音一下子就小了起来,然后这个时候陆任才开口说道“我不是一定要那快表,我只是想要张起灵给我道个歉。”陆任特意做出一副宽容大度的样子,然后他看向了吴邪问道“可以么?”
 
  这时候空气忽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吴邪的回答,槐安老师看着吴邪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什么都没说,而陆任胸有成竹,他清楚吴邪是个新来的老师,可他他的好名声和张起灵的坏名声绝对在这个老师进入班级之前就能听说了,任是那个老师都会喜欢他这样乖巧懂事的好学生,也会相信他。

  而张起灵则是无所谓,他从很久以前就被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加了满身,无论那个老师都先入为主的听信了那些传言,不待见他,当然槐安老师还是很公正但也仅此而已,人总是相信他听到的于是就不愿意去看了,所以他一开始就没打算给吴邪这个新老师留下什么好印象,别人的言论态度对于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大事,这些都不重要,他自己也不重要。

“不可以。”吴邪这么说,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尤其是陆任他是从来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他看着吴邪张了张嘴话还没出口就被吴邪打断。吴邪看着周围的人冷声道“你们都回去上课在这里站着成何体统?张起灵和陆任留下。”

  围观的人悻悻的走了,陆任的情绪就相当激动了,他声音拔高了说道“张起灵偷了我的手表,你为什么不让他道歉?!”这声音有些大了在一边的槐安老师皱了皱眉,提醒道“陆任,注意礼貌,那是你的老师。”

  “你证据么?”吴邪道,这轻飘飘的几句话可是把陆任憋了个够呛,吴邪轻笑一声然后说“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说张起灵偷了你的东西?你知不知道这是诽谤?”吴邪心里很气,他最受不了别人说张起灵不好,哪怕这里只是个游戏,他也接受不了。

  “可是他之前就是因为偷东西才到6班的。”陆任涨红了脸然后对着吴邪吼道。
 
“那你也没有证据”吴邪轻飘飘的说道,眼神里全是轻蔑,这是个游戏所以他没必要在乎那么多,管他什么学生老师,不爽就是要使劲怼。

  “你!”陆任说不出什么话,他平时那个好形象算是崩了,他还想在说些什么还没开口就让槐安老师打断了“陆任,你要记住你是个学生!对老师应该有起码的尊重!”

  陆任长这么大还没被老师吼过,他做什么不是顺风顺水的,他现在委屈极了指着张起灵喊道“就是他偷了我的手表,当初只有他在学校里,他就是个小偷!偷了那么多东西!我那块手表就是他偷的,他那么穷卖了他都赔不起!连狗都不如!”

  “陆任!”这话连槐安老师都听不下去了,她没想到自己教出来的学生竟然会这样,生气的同时她看向吴邪,只见吴邪冷了着脸看着陆任,陆任被吴邪这么一看竟然打了个激灵,吴邪的目光好像要切了他一样。

  吴邪强压着怒火,他从来都不畏惧揣测人的恶意,他是没想到小孩的恶意也能够这么深,这么恶毒伤人的话就能这么轻易地说出来,他抽空看了一眼张起灵,张起灵倒是没什么影响好像这些话他根本没听见,张起灵能忍得了吴邪忍不了,他也不打算跟这小子客气了,拉着陆任就往监控室的方向走。

  槐安老师和张起灵跟在后面,就看着吴邪跟监控室的大爷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把陆任摁在椅子上,冷冷的说道“你给我在这看监控录像,那天的从头看到尾,看看是不是张起灵拿的,要是不是你就跟我去见校长。”

  这句话一落,陆任立马就怂了,他那块表根本就没丢,完全就是他闲得慌来找张起灵的茬,他本以为就算是槐安老师来了也不能有什么大事,顶多是不了了之,但谁知道他竟然碰上了吴邪这块硬骨头。于是陆任在监控室看了一上午录像,就那一天的录像他反反复复的看了不下100遍,一遍看完吴邪就问他找没找到他要是说没找到吴邪就让他再看一遍,吴邪和槐安老师上午都没有课了,他们和张起灵就在这里待着一上午,快到午休的时候陆任实在是顶不住了,说没有证据是自己误会了张起灵。

  “你可以背后骂我,也可以找我麻烦,但别让我听到关于我学生的坏话,我自己长眼睛了。”吴邪看着眼前的陆任,气还没消,但也没打算继续为难他,放下一句话,跟槐安老师招呼了一下,就带着张起灵走了。

  现在还是上课时间吴邪就带着张起灵去食堂坐着,吴邪到食堂里的小卖部买了两瓶水,给了张起灵一瓶,他看着眼前的少年完全没有说话的意思就自己开了话头“为什么不解释,明明不是你。”

  张起灵看着吴邪没有说话的意思,吴邪看他这样内心里就吐槽果然张起灵是个闷油瓶,于是自顾自的说道“你要是有什么事跟老师说,我长眼睛了。”

  张起灵还是看着吴邪,眼神淡淡的,全然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少年,等了好一会儿张起灵才说“离我远一点,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这话说完张起灵就站起来离开了,吴邪心里这个气,妈了个巴子的张起灵,他又想起来他当初在塔里木疗养院的时候,张起灵对他说,我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你。果然闷油瓶就是闷油瓶,分分钟能让他吐血。

  后来刚好下课铃打了,这节课下课就是午休了,槐安老师一来食堂就看见吴邪生无可恋的坐在座位上,于是她打了饭坐到吴邪对面,两个人礼貌的点了点头。

  “张起灵是个好孩子”槐安老师说道

  “我知道”吴邪点了点头,然后想了想才问道“他是后转来6班的?”

  “是,当初他挨了处分才被弄到6班的。”槐安老师叹了一口气,“也是被陷害的。我当初没能力帮他……现在想想也真是讽刺”槐安老师苦笑了一下,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班上的孩子被同班的学生陷害,她自认为教学很好,做事也公正 但没想到还是教出了这样的学生。

  “不怪你”吴邪安慰道,然后看着槐安老师却又像看着另外一个人,一字一句格外郑重的说道“我会保护他的”

――TBC

感谢观看

卧槽,忘了发文蛤蛤蛤

之前被屏蔽到哭泣
请用小红心小蓝手鞭打我!
请给我评论!

评论(36)
热度(336)

© Adri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