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rianne

AA要变强!

我爱锦鲤,我要吹爆他

【瓶邪】【楚路】记一次毁三观的倒斗 05

alpha组合从不认输
我们当初的只想写一个沙雕甜饼(๑• . •๑)

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瓶邪 楚路


#我和大A这么A的组合怎么会鸽呢


#前文戳 http://bronzearea.lofter.com/post/33df5a_eee4f075


#下一棒  @Adrianne 






“安全起见、安全起见嘛。”吴邪眨了眨眼,讨好地笑了下:“下不为例。”


张起灵沉默地看着他,黑漆漆的眼睛在手电筒忽明忽暗的灯光下竟然显出点隐隐的阴郁。他向前走了一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吴邪。吴邪被他看得浑身发毛,心里涌出一股不祥的预感,下意识地抬起两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后颈:“不准捏我。”




张起灵不说话,继续向前走,几乎要和他鼻子贴着鼻子。


机智的吴邪哪会让自己在同一个坑里摔那么多次,干脆扬着脖子,理智气壮地说:“我也没办法嘛。”


张起灵没理他,抬起手——在吴邪眼皮子底下默默地把他藏口袋里的土烟拿走了,顺带还直接抬脚踢飞了地上的蛇。虽然他本人看着没怎么用力,但那条蛇确实被踢的影子都看不见,直接在空中划过一个抛物线。




吴邪看了看张起灵的脸色又看了看自己好不容易从阿甲那忽悠过来的烟,不禁在心里遗憾地叹了口气。他本来想叼根烟装装逼,逼问一下旁边那帮好像霍格沃兹来的大学生。但张起灵这一出让他这个做老大的很是难做,只能将就着摸出个手枪形状的打火机,回忆着他便宜师傅的样子风骚地挂在手心上转。




“小伙子,如实招来。”吴邪挑了挑眉毛,硬是把打火机转出来了个枪花。表面上看着像个大佬,其实内心慌的一逼生怕转掉了:“刚刚那火哪来的?”


楚子航看着他摇了摇头,俊秀的脸上没有丝毫动容:“你不该知道。”


吴邪眉头一皱,又问:“那你们来干嘛的?”


“不能说。”




“哦,那行吧。”吴邪十分好说话地捅了下张起灵的胳膊,笑眯眯地说道:“小哥,这人和你一样什么都不说,你说怎么办?”


张起灵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抿着嘴没说话。


吴邪见抖机灵没用还碰了一鼻子灰,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心说这位大佬估计又因为蛇毒和烟的事有小情绪了。


哎,百岁老人闹气脾气来真是麻烦。




“大哥,让你们走真的是为了你们好。我和师兄师姐都是国家的好公民、祖国未来的花朵,肯定不做违(法)的事。”就是偶尔做一下暴力拆迁,排除一些非人类钉子户,路明非心安理得地继续扯:“说出来怕你不信,我这个人吧没什么特殊的,就是倒霉,从来没遇到过正常事。我看几位老板一表人才的,被我坑在黄土堆里多不好意思。”




吴邪一听,瞬间就乐了。别的不说,就比撞邪这件事,他是不会输的。


“巧了,我从业这么多年,自认为能撞的邪都撞了一遍,你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吴邪兴致勃勃地转了转打火机:“要不咱们俩比一下,看谁能克死谁?”


“这不应当,我还只是个小猫咪。”路明非沉痛地规劝:“我看大哥你刚刚拿的卫生纸,估计也不是什么正常人。大家都不是正常人,何必自相残杀呢?将来有机会还能一起组织个复仇者联盟啊。”


吴邪摆手:“别了别了,一个二个都成灰了,不吉利。”




“卧草大哥你能别提这个了吗?措不及防一把刀,你是魔……呜呜呜。”路明非被诺诺用一只手捂住嘴,小巫女沉着一张好看的脸顶着楚子航不赞同的视线冷漠地总结:“所以意思就是说你们俩都很倒霉,同时出现极有可能造成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是么?”


吴邪点头:“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反正我说的是真的。”




“好的,我明白了。”小巫女扭头对楚子航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们来的路被莫名其妙地堵死了。我刚刚看了下联络器,信号被屏蔽了,联络不到凯撒。”


“就这地底下还能有信号,大妹子我看你们真是业余的吧?”胖子笑道:“信号覆盖到这能干嘛?让粽子打电话吗?”




“你来过这里对吧?”诺诺看向吴邪,女孩出色的测写能力让她从遇见这陌生三人组的第一秒起就在打量观察。与另外两人相比,吴邪的眼睛一直在下意识地向左转,是很明显的回忆标志:“你来过这,但你来的时候和现在不一样,所以一直在和自己的记忆比对。”




“嚯,大妹子挺厉害的啊,小说看的不少吧?”


诺诺和楚子航对视了一眼,没理胖子的打诨,继续说道:“我们可以和你们合作,但你们要保证不把你们见到的说出去。”


能够二次进入尼伯龙根,无论是什么身份都绝不可能是普通人,就算他们不合作,卡塞尔也绝不会放任这样一个人物在外面乱转。




“别,我一个做生意的又不傻。你们现在什么都不告诉我就让我打包票,不大好吧?”吴邪对着他们扬了扬下巴:“这样吧,我们双方表达一下诚意,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再回答你一个问题。根据各自的回答,再决定要不要合作。”




诺诺想了想,过了几秒才点头应下。


“你们是哪方——”


话还没说完,两人身边的石壁忽然间裂开一条半人高的裂纹,裂纹延伸的极快,眨眼间的功夫就蔓延到近两米宽。黑红色粘稠液体顺着石缝缓缓流下,在脚下滴答滴答地汇聚成一小滩,乍一看上去倒像是石头在向外渗血。




多年的战斗经验让几人脑中警铃嗡嗡作响,不约而同地往洞穴中心聚集。


下一刻,一只干枯扭曲的手臂从石缝中猛地探出,如同信号一般引起了可怕的连锁效应。裂缝开的越来越大,耳边皆是石头开裂和金属刮过墙面的刺耳声。石壁上鲜血的流速越来越快,到最后竟然是宛如喷涌的泉水一般自上而下地直接浇下。 




“沃日,我就知道和你小子一起下斗没好事,都他娘的是慈善事业。”


“这不怨我。”吴邪心安理得地甩锅,对着胖子指了指路明非:“这怨他,他自己都说自己倒霉。”


“不是,你能不能讲点道理?”路明非举着沙漠之鹰,满脸的不服气:“我自已一个人的时候可没遇到过这样的鬼片现场。”


“小孩子才讲道理,我们成年人从来不。”吴邪把打火机重新塞回衣服兜里,抱着双肩背包掏了掏,从里面拿出一只黑乎乎的黑驴蹄子。


路明非看了很是崩溃:“这什么东西?你有枪为什么不用?”


“别傻了,那是打火机。黑驴蹄子你都不知道,你们是来这卖萌的么?”




话音刚落,又一只手臂从石缝间伸出,紧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不到五秒的时间,整面石墙就像是蜂巢一样被穿出一个又一个洞,洞里密密麻麻的全是人臂龙爪的诡异物体。尖锐如刀子的利爪在空气中不断地挣扎着,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墙而出。




“艹,以后胖爷再也不吃鸡爪了。”胖子皱着眉,被那股尸体的腐臭味熏的不行。


“现在国人心里素质都这么好的么?”路明非一只手捂住鼻子一只手端着枪,越来越确定这几个一定不是正常人。




吴邪本来看着身边的人都被熏的翻白眼,美滋滋地想着残废也有残废的好处,结果一个没注意被身边的张起灵用一条全是中药味的毛巾死死地捂住了口鼻。


作为如今他鼻子唯一能闻到气味,吴邪完全“不敢动”甚至有些想吐。


他拍了拍张起灵的手背,闷声闷气地说:“小哥,松手,我自己来。”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尸毒,别闻。”


吴邪乖巧地连连点头。




眼见着那恶心的黑青色手臂越来越多,有几个裂缝里还能隐隐看到布满鳞片的扭曲人头,楚子航眉头一皱,一把将蜘蛛切挡在身前,身上的肌肉如同狩猎的豹子一般紧绷着——


“你们退后。”


“往后退。”




两位冷面酷哥对视了一眼,气氛一度十分尴尬,仿佛是一间屋子里的两台空调同时开启了制冷,还吹着强风。


吴邪愣了一下,随即又反应了过来,伸出手拉住了张起灵的腕子,苦口婆心地劝道:“小哥,你看人家都这么说了,咱就往后退吧,不然多不给人家面子是不是?我们年纪大了,要给年轻人施展的机会。”


“没事没事,我师兄很宽宏大量的,不用考虑面子。”路明非笑嘻嘻地把楚子航往后拉:“哎,我们还小经验不足,还是要靠前辈罩一罩。”


“别谦虚了,我看你们刚刚表现的就很不错,魔法少年拯救世界啊。”


“不敢不敢,比不上会驱散的满级大佬,我们还都是小萌新。”




“吴邪。”


“小哥,你先别插话。”小佛爷很是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心说傻孩子咱们好不容易遇到个和你一样老实的老实人,你还不赶紧撤退,怎么趟雷还能趟出来习惯了呢?


“不是。”张起灵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墙要塌了。”




“没事,有胖爷我呢。”胖子扛着肩膀上的AK47,神采奕奕的好像还是当年的倒斗界肥王子:“看老子不把这泡椒鸡爪全打死。”




一具青黑色的干尸终于破墙而出,它的身体极为扭曲,两只手扒在石壁上,只依稀能看到人的身形,身上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细小鳞片。鳞片在它身上一开一合,好像是在呼吸。干尸歪着头猛地一张嘴,嘴角竟然直接裂到了耳根,露出一排野兽般的獠牙。




“嘶。”


它扬着脖子嚎叫,声音有些像蛇。




“嚯,小东西长得还挺别致,看胖爷我不——”


“嘭。”




诺诺把它一枪爆头,黑色的汁液混着说不清是不是脑浆的不明液体流了一地。


胖子咽了咽口水,懵逼地看着之前他一直没怎么在意的长腿细腰漂亮妞。




红发小巫女给了五个大老爷们一个眼神,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呵,男人。”











评论(10)
热度(814)

© Adri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