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rianne

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

瓶邪only
愿他们白头偕老,一生平安

我爱锦鲤,我要吹爆他

【瓶邪】吴邪大忽悠

-ooc

  经过快半辈子的折磨,我对张家人特别敏感,甚至在人堆里我就能看出来哪个是隐藏在世间的张家人,而且一看一个准,连胖子都叫我张家小雷达,不过那件事结束了我这种直觉已经没什么用了,直到这天早上。

  张起灵去巡山还没回来,我和胖子去早市买了一堆东西,回来就看有一年轻小伙子在我们家门口晃悠,胖子用胳膊肘怼了怼我让我去看,那小子浑身上下穿得倒是挺接地气,扔人堆里是乍一看分辨不出来,但是仔细一看他的那种无所谓的气质是骗不了人的,他丫的又是一个姓张的,敢情换新人来打探我了,我张家小雷达可不是说说的。

  我给胖子使了个眼色他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了,我们俩拎着一堆东西看也没看那个年轻人直接往院子里走,果不其然,这丫拉住我的胳膊。我心里冷笑一声,你家族长都载我手里了,我还能怕你不成,于是我立马用莫名其妙的眼神去看,就看这小年轻对我一笑,问我:“请问族长在吗?”

  “你们族长是谁啊?”我反问,还特意用这边的口音讲,这小年轻懵了一下然后问道:“你不是吴邪吗?”

  这还行不行啊,张家还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啊,这会怎么弄来个人都不认识的。我心里摸摸吐槽道,但嘴上还是说:“吴邪是谁啊?老子叫天牙好不啦?”胖子在一边憋着笑,跟我说他先回去喂鸡了,我嗯了一声。然后看这个张家小年轻好像还真信了,于是存心逗他来报当年张家搞我的仇。

  “你们家族长不好好在家里待着来这儿干嘛啊,鸟不拉屎的。”我问道,其实这小年轻年纪好像还挺小的,仔细一看也就十几岁,挺好忽悠的。小年轻说:“我们族长普通人不能见,也没人知道他去哪儿了,我是偷听海客大哥他们说话我才知道族长在这里。”小年轻又叹了一口气说:“我们族长可厉害了,我就想见他一面,海客大哥他老说吴邪是个杀千刀的,关着族长不让走,连见也不让见,我也想看看吴邪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嘴角抽了抽,果然张海客不是个好东西,说的好像我强抢良家妇男一样,但是忽悠还是要继续忽悠的:“他们算什么,你大哥我也很厉害的。”

  小年轻听了好像很不服气的样子,就问:“你是谁啊?你怎么厉害了?你知道我们族长有多厉害吗?他很小的时候就出去放野了。”

  “你知道特种兵吗?”我问他,小年轻点了点头,于是我说:“我今年五十了,以前是当兵的,就是特种兵,摸枪杆的那种。”

  “那算什么,我们族长刀用的也厉害,十个人也打不过他。”小年轻说,我心里翻了个白眼你族长何止反人类,丫牛逼到人类都要容不下他了,不过我没搭茬,还是自顾自的说“我以前在部队的时候杀过人,走过雨林,爬过雪山,还受过伤哩”
  小年轻没接话,我就继续编:“我记得那是一次缉毒行动,我带着我的警犬在雨林里找毒贩子,我们躲在沼泽里,后来那毒贩子放炸弹炸得我直接昏过去了,等醒过来的时候我的腿给炸折了还不容易接上的,后来我就退伍了,一到下雨天我这伤口就疼哦。还好我家婆娘争气,三年抱俩,这不她去山里到现在还没回来………………诶我操你怎么动手啊”

  我话还没说到一半那小年轻就一拳打过来,还好我躲的快,那小子活动了一下拳头说:“你他妈骗人,你到底是谁啊。”

  “你现在才反应过来张家怎么教的你啊,告诉张海客赶紧倒闭吧。”我一边躲着小年轻的拳头一边皮,不得不说张家还是你张家,打人的功夫一点没落下。我好不容易躲完一波,这把老骨头也有点力不从心了,趁我喘气的功夫,那小子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打了一拳头过来,我本以为躲不过了,就看张起灵站在我面前替我接住了那一拳,好像踩着祥云的盖世英雄。

  张起灵偏过头看了我一眼,我也是记吃不记打,一下子有了底气口不择言的就喊:“小哥!干他!”

这回张起灵又瞥了我一眼,我才觉得事情不妙,然后我看着丫把小年轻撂翻了之后,转身向我走来,我刚才寻思了一下他应该很早就站在一边听我扯皮了要不然也不能来的这么及时,于是我趁他开口前先问他:“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听的啊?”试图转移一下注意力,并埋怨他不及时来救驾

  “三年抱俩”张起灵说,得了他也真会挑,这一看就是记上仇了,我也是被他那眼神吓到了于是口不择言的说:“我能生四个!”

  本以为闷油瓶也能忽悠过去,没想到他不格盘的时候记性真他娘的好,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胖子一边复述我昨天忽悠人的特种兵故事一边说生四个。

――END

 

评论(42)
热度(1485)

© Adrianne | Powered by LOFTER